零點看書 > 閃婚老公是隱藏首富江寧冷御宸 > 第1820章 盡快出院
第1820章盡快出院
被盧夢晨這話給逗笑了,江寧慢慢的睜開眼睛,稍稍側過身子,直接躺在了她的懷里面。
“哎呀,你又不是不知道,這種事情雖然帶不了什么危機感,可是架不住一直糾纏著,煩人呢。”
江寧喃喃的開口,緊跟著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樣,眼睛一亮,一把抓住了盧夢晨的手腕。
“對了,你今天看沒看新聞?杜家的奢侈品集團好像是準備改行,據說要面臨破產了,有沒有興趣?”
聽到江寧這突然的轉換了話題,盧夢晨沒有任何的意外,只是揚起嘴角,淡淡的笑了笑。
很顯然,她已經預料到了江寧會跟自己提及到這件事情。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江寧頓時來了精神,明顯就是把喬伊的這件事情給拋之腦后了。
“其實我有心想要把這個公司給拿下來,畢竟這一個老牌的奢侈品集團,影響力不是一般二般的大,包括員工,包括他們本身的項目、機構,以及合作的過往人脈,這都是我們環星要很多年才能達到的。”
江寧這些想法,盧夢晨自然也想到了,但她的性子一向如此,趁著江寧沒有過于熱情的時候,拿出一盆冷水,把這個熱情硬生生的澆滅掉。
“事兒是好事兒,但是資金呢?資金怎么辦?”
盧夢晨暗嘆了一口氣,整理了一下自己病號服的袖口,雙腿盤在了沙發上面,十分冷靜的分析著。
“這一年多的時間,我們打入歐洲市場,已經砸了不少的現金流進去,之后又要籌備年底的一系列商品設計,員工們的薪資都不用提,現在我們的情況想要收購一個中小型的普通企業還算是可以,但是人家那杜家奢侈品集團,咱們是蹦著高也夠不到啊。”
江寧的情緒在盧夢晨這一項項具體的分析之后,被逐漸的熄滅掉,可她并不失望,只是稍稍冷靜了些許。
是聳了肩膀,帶著幾分無所謂。
“咱們的想法一樣,那就可以想想辦法,看看怎么去解決這件事情,不行的話就去貸款找一找現金流。”
“如果把杜家的這個集團給收購下來,它的收益帶來的正面影響,一定會比這次拿出的現金流作用要大的多。”
話說到這里,病房內安安靜靜的,只見盧夢晨的目光盯著江寧,半晌笑了出來。
“成,這兩天我就辦出院手續,你能安心了吧?”
其實江寧這會兒跟盧夢晨提及到收購奢侈品集團,也是想讓盧夢晨盡快出院。
畢竟公司只有她和蘇琪兩個人,有的時候實在是應付不過來。
而且三個人的性子是完全不同的,有很多事情可能盧夢晨處理起來得心應手,江寧跟蘇琪就會差一些。
感覺到盧夢晨對于自己的溺愛,江寧嘴角高高揚起,眼角泛起了細密的弧度。
并沒有在醫院停留太久,江寧跟盧夢晨打了一聲招呼之后,先是去了一趟醫生辦公室,問詢了一下盧夢晨的情況,確認這人真的是沒什么大事兒,可以辦理出院之后才放心。
第1821章不是節日
等大概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江寧開車回到了家中,下了車子打開門,就見屋內一片昏暗。
“冷御宸......”
江寧試探性的開口,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而彼時的江寧倒是也沒有多想,只以為冷御宸是在公司忙著。
而且她今天也收到了學校老師發來的消息,今天學校要組織學生們練操彩排,所以江小果會晚回來一些。
只以為整個別墅內都空無一人,江寧長出了一口氣坐在沙發上面,想著一邊等冷御宸回來,一邊稍稍休息一下。
可結果下一秒鐘,屋內的燈光驟然變亮,江寧心中一驚,趕忙站起身,就見是冷御宸從二樓走了下來,身穿一身正式的西裝,神情鄭重的樣子。
“嚇了我一跳......”
只見江寧從沙發上面起來,走到了樓梯間。
可江寧這邊說著話,余光瞥見了一旁桌子上的裝飾鮮花才瞬間反應過來,看向冷御宸,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你又要準備什么驚喜?這又是什么節日嗎?”
聽到江寧這樣問自己,冷御宸倒是頗為遺憾的搖了搖頭。
“還真是老夫老妻了,無論我做什么,你都能敏銳的察覺出來,一點驚喜都沒有了是不是?”
“這話是怎么說的......”
一把拉住了冷御宸的手,江寧趕忙湊上前,佯裝著小女兒家家嬌羞的樣子。
“你這樣的心思就是驚喜呀,永遠都不過時的。”
很顯然,冷御宸滿意江寧這個回答,伸手攬住了這人的腰身,朝著客廳走去。
看著桌上已經準備好了飯菜,鮮花紅酒一應俱全,江寧雙手支撐在桌面上,思索了半天之后,才側頭看向冷御宸,聲音明顯小了點。
“所以,今天又是什么節日嗎?難不成我又忘了什么重要的日子......”
被江寧這樣小心翼翼的樣子給氣笑了,冷御宸直接拉著她坐在椅子上面,將一旁的紅酒打開。
“不是什么節日,只是想要讓你開心放松一下。”
冷御宸說著話,拿起紅酒杯,給兩人各自倒了一杯紅酒,黝黑的眸子在燭光的映襯下顯得更為迷人。
“先前因為結婚紀念日的事情,你總是愧疚和自責,而我今天準備這一些,就是想要告訴你,只要跟你在一起,根本就談不及什么紀念日,如果你想的話,我們可以每天都紀念我們還在一起。”
冷御宸低啞的聲線,在舒緩的音樂之中顯得更為迷人。
江寧拿起酒杯的手有些顫抖,舒緩了一下情緒后,這才抬起頭對上了冷御宸的目光。
“的確是我在意的太多,我不用去因為別人的錯誤,而懷疑我們彼此的感情。”
說著話,江寧跟冷御宸碰了碰杯,兩人同時仰起頭,一杯紅酒盡數喝下。
這晚飯吃的十分簡單,不是兩人肚子不餓,只是有些情緒上涌,讓他們根本冷靜不下來。
臥室內,江寧被冷御宸禁錮在懷中,稍稍揚起頭,嘴角溢出了幾分輕喘。
“冷御宸,你先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