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入贅為婿後他只想吃軟飯 > 第九百七十八章 紅糖
雖然大雪已停,雖然星辰漫天,但氣溫卻依舊很低,周元倒是不冷,就是覺得口干舌燥,嘴里沒什么味兒。
一個時辰的休息時間很快過去,宋武等人來了精神,當即組織起了軍隊。
“架炮!注意射程!要架在對方火炮的射程之外!”
“把炮彈都打出去,要徹底把漢城的城樓打爛,轟出一個缺口來
“這些王八蛋竟然直接把城門堵住了,他們是真打算在里面做烏龜
七八個士兵負責一門炮,推著沉重的炮車朝前,迅速完成架設。
“重騎兵準備!”
周元沉聲道:“大勇,讓你的精英營準備好,一旦城樓的缺口打開,你們就要殺進去
“宋武,勇效營和武耀營在屠殺島寇的同時,要安排預備隊查漏補缺,防止島寇四散逃跑
“先封鎖各大街道,逐步清理,爭取一個不漏
“天亮之前,我們要解決戰斗
宋武大聲道:“末將明白!”
周元看向李玉婠,道:“圣母姐姐,讓你們的人把李氏王朝的旗幟舉起來,準備以王朝的名義接管漢城,文官大臣要做出方案,安撫百姓
李玉婠有些激動,興奮道:“放心,我們等待這一天已經很久了,我們什么都做得好
周元聞言點頭,當即大吼道:“進攻!開打!”
引線點燃,佛朗機炮發出了驚世咆哮,密集的炮彈砸向漢城城樓,將那土磚砌成的城樓砸開一個個大洞。
聲音讓周元有些惡心,忍不住干嘔了幾下。
李玉婠很敏銳,當即靠了過來,皺眉道:“你這是怎么了?病了?”
周元擺手道:“沒事,就是嘴里沒什么味兒,有點犯惡心
“早說嘛!”
李玉婠微微一笑,跟變戲法似的拿出一顆糖來,道:“吶,紅糖
周元接過糖來,只見紅糖形似火柴盒,略有些粘手,做得很是精巧。
他不禁笑道:“你竟然帶著這種東西
李玉婠道:“我常常帶著一些吃的,主要是用來解悶兒,還有花生米呢,要嗎?”
周元又想起了羊屎,連忙搖頭道:“這個就算了
他拿起紅糖,正要吃下去,卻又看到李玉婠眼巴巴地看著他。
他忍不住笑了起來,小小咬了一口,遞給了她。
李玉婠嘻嘻笑道:“還舍不得吃完,非要給我留嗎
周元道:“我知道你肯定不止這一個
“當然!但我喜歡與你分享!”
她接過紅糖,在另一邊咬了一口。
吃得好甜好甜!
她看著手中剩下的糖塊,忍不住笑道:“你牙印比我大一些呢!”
周元大笑出聲。
數十門佛朗機炮的轟擊,漢城的城樓根本擋不住,剛打了兩輪,城墻就塌了大半,出現了數個缺口。
管大勇騎在馬背上,手持方天畫戟,大吼道:“跟俺來!碾碎他們!”
八百重騎兵,如海嘯一般席卷過去。
島寇還在垂死掙扎,他們集結了大量重兵在缺口處,企圖擋住重騎兵的沖鋒。
但這并沒有卵用,精英營的重騎兵是全面覆鎧,每人的裝備比鐵浮屠還要夸張,更何況他們沒人都是身高一米九以上的壯漢,身體天賦無與倫比,完全是刀槍不入的野獸,除了大炮之外,陸地上沒有東西可以擋住他們的沖鋒。
碾過去!
他們純粹是碾過去的!
每一個人都像是地獄的死神,無情地收割著島寇的生命。
“該我們了!”
宋武暴喝出聲,高舉長劍,大聲道:“武耀營、勇效營,跟老子沖!”
他一馬當先朝前沖去,余下兩萬戰士齊齊沖鋒,形成摧枯拉朽的人浪,足以淹沒整個漢城。
“把我李氏王朝的旗幟舉起來!跟上來!”
李玉婠滿臉興奮,帶著李氏王朝剩余的文官和士兵,也跟著進了城。
島寇根本沒有任何作戰能力,當精英營的重騎兵沖進去,他們的陣型就全部亂了,士氣崩塌,直接潰敗了。
于是到處逃命,鉆進各個小巷子,甚至鉆進居民的家中。
但武耀營和勇效營是精銳中的精銳,他們足夠有能力在混亂的戰局之中保持理智和敏銳,以最高效率完成復雜任務,包括對道路的封鎖,包括對島寇的鎮壓,分工明確,執行到位,島寇根本無路可逃。
李玉婠運足了內力,高呼道:“高麗的百姓們不要怕,我們來救你們了!”
她的內力何其浩瀚,她的聲音幾乎傳遍全城。
武耀營和勇效營的動作很快,極有章法地將島寇圍堵在各個街道,然后迅速殺絕。
偶爾也有少許的漏網之魚,趁著包圍圈還未收縮之時,逃了出去,朝著其他方向逃命。
宋武則帶著預備隊進行圍追堵截。
“都督!全部截住了!但…”
士兵迅速下了馬,低聲道:“但前面出事了…”
“什么情況?”
宋武大步朝前走去,映入眼簾的是滿地的尸體。
密密麻麻,鋪滿了整個街道,鮮血已經凝固,但可以看出他們剛死不久。
饒是宋武早已見慣了戰場的血腥,看到這一幕也是渾身發寒。
天氣太冷了,這些尸體已經僵硬,也或許正因如此,他們臉上才保持著臨死之前的表情——絕望、痛苦、驚恐…難以用言語形容。
士兵低聲道:“全城的百姓,被屠殺了大半…無論是成男子,還是婦女老幼,他們都沒放過
“還有大量女子被奸污,甚是凄慘…”
宋武深深吸了口氣,壓著聲音道:“把島寇,殺光
他回頭朝著周元而去,看到周元和李玉婠正有說有笑,場面和諧無比。
宋武張了張嘴,一時間都不敢開口。
周元皺眉道:“什么事這么急?”
宋武干咳了兩聲,低聲道:“節帥,去前面看看吧,出了點事
周元心中有些不安,當即騎著馬朝前而去。
李玉婠騎馬,連忙跟上。
片刻之后,他們停了下來。
周元緩緩下馬,看著整個街道堆滿的尸體,一時間沉默了。
這些可都是平民啊,他們根本影響不到戰局,他們只是想活命。
“嗚…”
李玉婠發出了一聲悲呼,連忙朝前跑去。
周元看著她的背影,無法勸說什么,只能跟上。
于是朝前跑,跨過滿街的尸體,到達下一條街,又是滿街的尸體。
李玉婠發瘋似的朝前奔跑,周元發瘋似的朝前追。
每一條街上都是尸體,到處都是鮮血,都是一張張驚恐而絕望的臉。
推開每一戶人家的門,都看不到活人。
四處都是慘死的嬰兒,被奸殺的婦女,被割下頭顱的老人。
這哪里是什么王都,這分明是森羅地獄,分明不屬于人間。
李玉婠臉色慘白,茫然地站在尸體之間,雙目含淚,看著四周的一切,發不出聲音,哭不出來,只有麻木,只有難以言說的痛苦。
她踩到了一只手臂,一個踉蹌差點摔倒,低頭一看,是一個小女孩的尸體。
小女孩臉上帶著羞怯的笑容,右手的旁邊,有一塊小小的紅糖。
紅糖的一頭,有一排小小的牙印。
紅糖的另一頭,有一排大大的牙印。
李玉婠呆住了,她顫抖著,從懷里拿出了剩下那塊紅糖。
紅糖的一頭,是一排小小的牙印。
紅糖的另一頭,是一排大大的牙印。
小的是她留下的,大的是周元留下的。
她有的是糖,但她喜歡和周元分享著吃。
這個小姑娘呢?在這寒冷的冬天,這顆糖可能是她最最珍貴的東西。
她喜歡和爹娘分享著吃。
甚至,剩下的她也舍得吃,她或許想等到明天再吃,因為明天就是新年啦。
她再也沒有新年了!
李玉婠把手中的糖塞進了嘴里,好甜好甜,甜得膩,甜得發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