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人在末世收房租 > 第七十九章上天的寵兒
  鐘瀚聽到黃冪雨給他講的境界的劃分,但在講到元嬰境界后,黃冪雨就不在講下去了。

  于是鐘瀚急切的問道。“那元嬰之后呢,是不是就到頂了,有沒有別的境界了。”

  “有。還有別的境界。”黃冪雨很肯定的說道。

  “那你跟我說說,元嬰之后是什么境界。別說一半留一半的。”鐘瀚再一次問道。

  黃冪雨思索了一下,露出一個無奈而又向往的神色回道。

  “這個我不知道。我看的古書中也沒有什么記載。可能只有修煉到了一定境界后,可能才會有所感悟。”

  鐘瀚聽到黃冪雨也不知道元嬰期之后的境界后,鐘瀚想到那些神通者,就開口詢問道。

  “那神通者他們又分幾個境界。我見過最厲害的是綠眼神通者。別的還有嗎?”

  “有,神通者他們從低到高一次是紅橙黃綠青藍紫。對應境界依次是練氣,道基,凝丹,金丹,化丹,塑形,元胎。”

  “怎么跟彩虹一樣得,那神通者元嬰是什么顏色豎眼,是不是神通者只能到元胎就結束了,而我們還能繼續修煉下去。”鐘瀚想到這個可能,語氣中帶著一絲興奮的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據我所知,現在最厲害的神通者剛剛達到紫眼境界不久。至于突破紫眼之后,眉心處的神眼會變成什么顏色,還沒有人知道。可能只有突破了才能知道。”

  “那豈不是說,只要修煉者努力修煉,就能超過神通者了。”鐘瀚越發興奮的再一次問道。

  “是,但現在神通者也都在修煉秘術,而且他們修煉起來根本就沒有什么障礙,到了一定境界自然而然的會突破。而且修煉速度比起普通人要快百倍。可以說是上天的寵兒。就算不突破神通境界,也會比你們這些修煉者更快到達元嬰期。”

  鐘瀚在聽到黃冪雨說到那些神通者也開始修煉秘術,而且修煉速度比鐘瀚這些普通還要開,不由的又變的有些沮喪的說道。

  “那豈不是我們修煉者不管怎么努力還是感不上神通者啊,那還修煉什么啊。還不是一輩子被他們當奴隸。”

  “話也不能這么說,至少修煉者的境界提升了,那他的壽命也會延長。而且不會衰老。”

  “活的長有什么用,只不過多給那些神通者剝削一些罷了,我就怎么不能覺醒呢。”

  “你的修煉速度夠快了,比起神通者要快上許多,要不是我認識你的時候,你身體不能吸收靈氣,我都懷疑你是神通者。”黃冪雨有些嫉妒的說道。

  “真的?你不是安慰我才這么說的。”鐘瀚有些懷疑的問道。

  “我安慰你干嘛,不怕打擊你,雖然你修煉速度很快,但你還是趕不上那些服用天材地寶的神通者。”

  “噢,那你呢,什么境界了,我什么時候能趕上你。跟你一樣可以厲害。”

  “我什么境界你就不用知道了,只要知道你永遠不會是我的對手。你也別想超越我。”

  黃冪雨說著就從她的儲物袋里又遞給鐘瀚一本薄薄的本子,對著鐘瀚說道。

  “這本是練氣篇,給你一個晚上時間把這五頁紙上的記熟,明天早上還給我。要是有不懂的就問我。”

  “你怎么又只給我五頁啊,把后面的修煉功法都給我算了。萬一你出了什么意外,我去哪找后面的功法。”

  “后面的功法,如果沒有天材地寶的輔助的話,你要修煉到練氣九星,起碼要個十年的時間。你要后面功法有什么用。”

  聽著黃冪雨那不屑的語氣,鐘瀚立馬反駁道,“你以前不是說練體九星很難的嗎。我還不是還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就修煉完了。你還是把后面的功法都給我吧。”

  “不要盡想美事,我給你練氣法決已經不錯了,后面的功法,你要的話,就拿天材地寶來換。還有,從今天起你睡地上。不要再來床上睡了,要是你敢到我床上來,我直接把你殺了扔到城外。”

  “為什么我睡地上。這是我房子。”鐘瀚一聽黃冪雨讓他睡地上,已經習慣了睡床的鐘瀚有些不樂意的說道。

  “這床是我要過來的,這房子也是我修的,我來之前你不是就睡那個角落嗎。”黃冪雨指著鐘瀚以前睡的角落說道。

  “那,那時候我不是還有雜草堆嗎?現在雜草堆也被你扔了,你讓我怎么睡。”鐘瀚順著黃冪雨指的地方說道。

  只見黃冪雨從她的儲物袋里取出一張一米寬,而且被卷起的墊子扔給鐘瀚說道。

  “這個算我賠你的,比起你的雜草堆好多了。去哪角落睡吧。”黃冪雨說著又指著鐘瀚以前睡的角落說道。

  “那被子呢。床給你了,被子給我總可以吧,晚上又這么冷。”鐘瀚抱著墊子說道。

  “你以前有被子嗎?怎么也沒有見到你被凍死。”黃冪雨突然變得有點冷的說道。

  鐘瀚看著黃冪雨又變臉了,小心翼翼的說道。

  “黃冪雨,我感覺我們還是一起睡的好,你以前不是說一個人睡著害怕嗎。我睡在你旁邊,你就不怕了。你還可以抱著我睡。暖和。”

  “鐘瀚,你要是再多說一句話,信不信我現在就直接把你宰了,然后扔出城去。”

  看著黃冪雨越發冰冷的樣子,鐘瀚也不敢言語了,鐘瀚感覺自己要是真的在說一句,這個變了態度的黃冪雨真的會殺了自己。

  鐘瀚看著黃冪雨上床后,也抱著黃冪雨給的墊子到了他以前睡的角落,這又是回到他當拾荒者日子。

  鐘瀚把卷著的墊子打開,那電子就膨脹了起來,足足有十厘米厚,睡在上面倒是很舒服。

  鐘瀚拿著黃冪雨給的練氣秘術,習慣性到了屋外月光底下。雖然鐘瀚能在屋里看清楚一切。但還是喜歡有光的地方。

  這五頁練氣的秘術,比起練體色要簡單,鐘瀚看了幾遍后就把練氣秘術記在了心里。

  然后就起身回到屋子里,直接在鋪好的墊子上面盤坐了下來。按照練氣秘術修煉起來。

  鐘瀚按著秘術修煉一邊后,鐘瀚體內慢慢的行程一只朱雀的圖案。

  跟當初那只白虎一樣很是模糊,只有隱隱約約的感覺。并不是很清晰。

  鐘瀚又修煉了一會,慢慢的在鐘瀚身上,出現了九個灰點,鼻尖出一點,喉結處一點,心臟處也一點,脊髓出五點,最后一點居然在肛門位置。

  不知不覺中,一個晚上就這么過去了,但昨晚行程的九個點一個都沒有點亮。這讓鐘瀚非常郁悶。

  畢竟練體的時候,只是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鐘瀚就直接點了兩個點。

  修煉完畢后的鐘瀚睜開眼睛,只見在床上盤坐的黃冪雨還在打坐修煉。

  上次鐘瀚看到黃冪雨頭頂出現的事兩朵蓮花,這次黃冪雨頭頂又多了一朵九種顏色的蓮花。

  這三朵金花不停的繞著黃冪雨的頭頂旋轉,空氣中的靈氣似乎被三朵蓮花給吸引。

  猶如一條從天而降的雪緞一樣沒入黃冪雨頭頂,同時黃冪雨身體閃著淡淡色紅光。

  讓黃冪雨整個人看起來似乎跟仙女一般。更讓鐘瀚看的有點癡迷。腹中好像升起了一團火焰。

  片刻之后,隨著三朵蓮花隱入黃冪雨的身體,一道白光從黃冪雨口中吐出撞在鐘瀚身上。

  鐘瀚感覺自己被什么撞了一下,直接跌倒在地上。感覺胸口一悶吐出一口鮮血。

  只見黃冪雨緩緩的睜開眼睛,對著鐘瀚冷冷色說道。“要是下次你再敢用這種赤裸裸的目光看我,小心我把你閹了,讓你做不成男人。拿上那顆掩息珠,滾吧。給我去山谷入口盯著。”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