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人在末世收房租 > 第六十五章韓家修煉者
  黃冪雨見鐘瀚一副見到好東西就想討要的樣子,頓時有點無語,白了一眼后,冷冷的說道。

  “等你修煉到了一定程度,也會形成蓮華,還有,鐘瀚你能要點臉嗎,你怎么什么東西都跟我要,我欠你的啊。”

  鐘瀚臉皮倒是厚,傻笑了一下后,立馬就轉移話題道。

  “噢,那你不問問我昨天買了什么靈兵嗎?我告訴你,你給我的靈石都花光了。”

  “不是我給你的,是我買你的鐵刀給你的靈石。說吧,什么靈兵這么貴。拿出來給我看看。”

  鐘瀚聽到黃冪雨要看,把掛在手鏈的那把縮小版的重刀放在手中。

  運氣之后,鐘瀚就把一絲內勁注入刀里,嘴里還喊了一聲“大。”

  鐘瀚手里頓時一沉,昨天買的那把重刀出現在他手里。散發著暗紅色的光芒。

  黃冪雨看著鐘瀚手里那把重刀,又點了點頭,然后陰陽怪氣的說道,

  “不錯,是哪家店里賣的,這刀材料費就不止兩百塊中品靈石吧,你答應他們什么事了。是不是答應做人家上門女婿了。”

  “什么啊,人家老板是綠眼神通者,她女兒怎么可能看的上我,這刀是別人訂制的,后來太重才便宜我的。”

  “噢,那你就先用著吧,打造這把刀的材料還行,你能用上一段時間。”黃冪雨似乎還在生昨天的氣,依舊冷冷的說道。

  “你不要拿過去看看嗎?”鐘瀚沒話找話道。

  “不看,有什么好看的。記得吃完飯出去時,不要把門鎖起來,等會我還要出去。”

  “黃冪雨,你是不是還在為昨天晚上的事生氣,以后我保證不會再去哪樓臺了,行嗎。”

  鐘瀚看著黃冪雨依舊不冷不熱的樣子,最終還是像黃冪雨道歉道。

  “你昨天不是說了嗎?我又不是你誰,你想去就去啊,要是你不想跟我住一塊也行啊。攢夠了靈石,你直接去南城區或北城區買一套大點的。”

  聽著黃冪雨說出這話,鐘瀚也知道昨天晚上的事已經過去了,鐘瀚連忙說道。

  “你放心,以后你住哪我就住哪,那我吃完妖獸肉干就出去獵殺妖獸了啊。”說著鐘瀚走到桌子前拿了幾塊妖獸肉干吃了起來。

  黃冪雨看著鐘瀚這副無賴的樣子,突然感到有些好笑,但依舊板著臉遞給鐘瀚兩個丹木果說道。

  “吃吧,妖獸肉對現在的你來說,已經不頂餓。吃完后就去獵殺妖獸。多練習一下昨天修煉刀法。”

  鐘瀚接過兩個丹木果后,三兩口就給吃到肚子里,然后就對著黃冪雨說道,“黃冪雨,我出去獵殺妖獸了啊。”

  “去吧,有了這把刀,你就不要獵殺那些山羊妖獸了,去里面殺一些中級妖獸,還有注意安全。”

  “嗯,那我走了啊。”

  說著鐘瀚就帶上房門,又直接朝著山林走去。這次他也沒有再找拾荒者給他般運妖獸。

  只從昨天黃冪雨說他從游戲界面包裹拿出那把鐵劍是寶器,鐘瀚意識到界面里的東西給的東西肯定是好東西。

  那商城里賣的的生命藥劑和魔法藥劑肯定也是好東西,尤其是那本精神鍛體法的技能書,要五級才能使用,那肯定是更好東西。

  鐘瀚打算這些天把獵殺的妖獸都拿去換能量點,早點把那本技能書買下來,省的夜長夢多。

  鐘瀚來到山林腳下,也沒有什么停留,直接把自己那把重刀變大后,握在手里,小心戒備的朝著山林里面走去。

  這一路上碰到幾只落單的山羊妖獸鐘瀚也沒有去殺。繼續往里面走著。

  鐘瀚還沒有到前天和萬一博馮易峰組隊獵殺的地方,就有兩個修煉者攔住了鐘瀚。

  其中一個修煉者看著鐘瀚拿著一把靈兵,知道鐘瀚是修煉者,開口對著鐘瀚邀請道。

  “站住,你一個人過來獵殺妖獸嗎,要不要和我們組一起。我們是城東韓家下面出來歷練的修煉者。”

  鐘瀚看看眼前兩個人,都是拿著一根一模一樣的長槍靈兵,似乎是統一的制式裝備。搖了搖頭拒絕道。

  “謝謝兩位大哥好意,我已經有隊友了,他們在里面等著我過去,我不太方便和你們組一起。”

  兩個韓家的修煉者聽到鐘瀚拒絕,其中一個像看傻子一樣看著鐘瀚說道。

  “兄弟,我勸你好好思量,我們可是韓家的人,說好聽點是邀請你一起獵殺妖獸,不好聽點你今天被我們征用了。給我們殺妖獸去。”

  鐘瀚聽到這話,上次那個神通者說自己是城東錢家家主的兒子。現在這兩個又是韓家的。

  鐘瀚也不知道什么錢家韓家到底是什么存在,聽他們的語氣,似乎這韓家十分了得。自己似乎招惹不起。

  但鐘瀚也不甘心今天一天替他們兩個打白工,自己冒著危險辛苦打的妖獸送給他們。

  忽然之間,鐘瀚腦子一盤算,學著他們的語氣說道,“你們是城東韓家的,我可是城東錢家的人。你們確定要征用我嗎?”

  兩個人一聽鐘瀚自稱是城東錢家的,兩人扭頭對視一眼后,眼神中出現一絲貪婪。

  只是相互之間點了一下頭,話都一句也沒有說,就同時直接舉起手中那長槍朝著鐘瀚刺來。

  鐘瀚還不知道怎么回事,兩根長槍已經到了自己前面,鐘瀚連忙揮刀把兩根長槍擋下,后退幾步問道。

  “你們干嘛?說的好好的,怎么就動手了。你們還講不講理啊,我也是修煉者,和你們一樣。”

  兩人依舊沒有廢話,繼續朝著鐘瀚攻來,似乎直接要把鐘瀚當場格殺。

  鐘瀚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攻擊,差點已經被兩人刺中,命喪黃泉。

  但不管鐘瀚這么說,兩人就是不說話,似乎只想要一心置鐘瀚死地。

  鐘瀚見兩人再一次很有默契的要一起攻來,他也被兩個韓家修煉者打的有點火起,體內的內勁的一放,手中那把重刀立馬紅光大盛了起來。

  這時候,那兩名修煉者同時面色一沉,露出一個警惕的表情,對視一眼之后,其中一個開口說道。

  “錢家余孽,我勸你還是乖乖的束手就擒。跟我們回去可能還有條活路。”

  鐘瀚一聽這話更加不明白了,見他們不在攻擊,還以為這個韓家跟錢家有仇,于是問道。

  “我為什么要束手就擒。跟你們回韓家去。”

  “錢家余孽,你們錢家家主謀反,背叛了我們共工城。你家家主已經被城主當場格殺,一家老小沒有一個活著的。現在已經沒有錢家了。你居然還在這里跟我們裝傻。”

  “兄弟,他可能剛剛出關,還不知道他的錢家靠山沒有了。哈哈”另一個笑著說道。

  鐘瀚一聽兩個人的對話話,心中一驚,自己本以為胡扯一個家族當靠山忽悠過去再說。

  但沒有想到現在這個靠山已經倒了,自己也成余孽。連忙的解釋道。

  “兩位誤會,我剛剛只是隨口說說的,我根本就不是錢家的余孽。真的。我也不知道什么錢家。我看今天就這么算了。”

  “不管你是不是,還是先跟我們回去再說。”說著兩人手中的長槍都散發出金色的光芒,速度更快的朝著鐘瀚襲來。

  鐘瀚也知道今天的事不能善了了。眼前兩個韓家修煉者似乎想要拿自己去領賞金。就算自己現在跟他們回去,那肯定也是死路一條。

  想到這里,鐘瀚心中的殺心也起來了,也打算不放著兩個人回去了。

  只要想辦法把這兩個殺死在這里。再來個消尸滅跡,那就誰也不知道自己冒充錢家的人。

  鐘瀚一遍運用五鬼斷頭刀法跟他們纏斗,隨著五鬼斷頭刀法越用越熟練。鐘瀚發現這兩人根本就不是自己對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