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人在末世收房租 > 第四十七章潛回共工城
  肚子餓的十分難受的鐘瀚,來到房子門口,想著自己去物質兌換處,換一些肉干回來。

  剛剛要把橫栓在門上的木棍拿下來,黃雨冪在出去前,再三叮囑的話出現在鐘瀚耳朵邊。

  猶豫了一下,鐘瀚把放在木棍上的手收了回來,回到了床上躺了下來。等著黃冪雨回來。

  畢竟餓上一天死不了人,但現在出去到兌換處,被人發現知道殺了一個神通者,那就必死無疑。而且不會死的很痛快。

  躺回到了床上的鐘瀚,被饑餓的搞的也沒有什么心思修煉和看書了。而且外面又傳來城衛兵抓人罵人得聲音。

  一直到中午,被饑餓搞的沒有什么力氣得鐘瀚,在屋里搜尋了一番,終于在一個角落找了一個繩子。

  鐘瀚步履有些輕浮的走到角落,把那根繩子系在了自己腰間。兩只手拿著繩子的兩頭,用力的一扯。把自己的獨自勒的緊緊的。

  這法子還是鐘瀚那時候還小,賺不到什么紅票,沒有食物吃,被餓了好幾天后。偶爾才發現的。而且還十分管用。

  系好繩子的鐘瀚,再一次回到了床上繼續趴著,而不是躺著。因為躺著比趴著容易感到餓。

  趴在床上一動不動的鐘瀚,心里已經下了決心,以后在這屋里一定要藏一大堆吃的,不然出不去了,那也不會像今天一樣難受。

  鐘瀚和饑餓做斗爭的時候,城外的森林里,靠著大樹休息了一晚的黃雨冪,也在太陽升起,濃霧散去的那一刻醒了過來。

  聽著森林里,那些妖獸開始相互獵殺的聲音,黃雨冪把懸在她頭頂的太極圓盤收起來。

  又從她的儲物袋里,拿出一包用來隔絕氣息的粉末灑在身上,輕輕的一躍跳到了大樹的樹枝上。

  但到了樹枝上,黃雨冪又是一陣咳嗽,一口暗紅色的血塊又從她口中吐出。

  黃雨冪趕緊的在樹枝上盤坐了下來,又取出一些藥丸給吞了下去,開始打坐調息。

  直到中午的時候,森林里那些活躍的妖獸慢慢的平息了下來,黃雨冪這才睜開眼睛。喃喃的說道。

  “現在沒有飛梭,只能再潛伏在共工城了,也不知道那小家伙怎么樣了,會不會被餓死。還是不怕死的出去找東西吃了。”

  正在自語的黃雨冪似乎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嘴角不由的出現一個迷人的微笑。

  接著又是一陣咳嗽,雖然這次沒有吐出血塊,但隨著一陣咳嗽,黃雨冪的臉上出現不正常的緋紅。

  隨著咳嗽繼續,本來有些緋紅的臉色直接變成了青白色,一副病入膏肓的樣子。

  一陣咳嗽之后,黃雨冪又從她的儲物袋里拿出一個瓶子,把里面的藥丸,不要錢似的直接全部倒進了嘴里。

  “我現在想要快點恢復傷勢,只能靠那個小家伙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精純靈力了。”暫時壓制了傷勢的黃雨冪又呢喃了一句。

  在呢喃完了之后,黃雨冪又從她的儲物袋里拿出一套衣服出來,直接把自己身上穿的那套白色運動服給換了下來。直接扔在樹下。

  換好衣服的黃雨冪,似乎變了一個模樣,跟住在鐘瀚屋里的黃冪雨一模一樣。

  而黃雨冪就是那個黃冪雨,只是名字相互調換了一下,用個假名也是那么的隨意。

  變回黃冪雨的黃雨冪,輕輕的從樹上躍了下來,落地之后,她的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似乎牽動的昨天的傷勢。

  在樹下調息了一會的黃冪雨,小心翼翼的避開那些可能藏有妖獸的地方,朝著共工城方向走去。

  在共工城房子里,已經在床上趴了一天的鐘瀚,餓的實在受不了了,比起以前四天沒有吃任何東西來的還要難受。

  而系在他肚子上的那根繩子,不知道被他勒了多少次了,現在再勒下去已經沒有什么用了。

  餓極了的鐘瀚,也顧不得黃冪雨的警告,直接從床上下來,步履蹣跚的來到窗戶前。

  透過窗戶的空隙,鐘瀚發現太陽已經快要落山了,在貧民窟里又是搜查了一天的城衛兵這時候也回去了。

  鐘瀚想著黃冪雨說的是兩天時間,自我安慰這留在身上的氣息,時間也應該差不多了。

  在給自己壯了壯膽子后。鐘瀚步履輕浮的走到大門口,把橫擋在門上的門栓取了下來,打開房門去兌換處哪里換些妖獸肉干回來。

  現在的糠餅鐘瀚感覺不管吃多少,可能都不會飽的樣子,只要那些充能血肉之氣的妖獸肉干才能填飽自己肚子。

  就在鐘瀚打開房門,想要出門的時候,只見黃冪雨那個小丫頭從遠處朝著自己這邊走來。

  但鐘瀚看到她手上并沒有提著什么吃的,心里頓時覺得有點失望。但好在這個小丫頭回來了。鐘瀚不用自己出去冒險了。

  此時的鐘瀚從來沒有覺得這個小丫頭是那么順眼,比起第一晚還在這間開天窗的,跟自己睡雜草堆的那個小女孩還要順眼。

  等著黃冪雨走近后,鐘瀚用盡他全身力氣對著黃冪雨說道,“你還有,還有沒有那青色果子,給我吃一顆,我餓了一整天了。都沒有什么力氣了。”

  餓極了的鐘瀚,現在一門心思的只想著吃的,并沒有發現已經到了他身邊的黃冪雨臉色異樣的慘白。

  以前走起來路來輕快的腳步,也變得有點踉蹌,似乎只要被人輕輕一推就會摔倒一樣。

  已經進屋的黃冪雨打量了一下鐘瀚,從她的儲物袋里拿出三顆丹木果扔給鐘瀚。

  鐘瀚看著黃冪雨扔過的三顆丹木果,只是接住其中一顆,另外兩顆從他手里滑落掉在了地上。

  鐘瀚也顧不得這么多,直接把手中的那顆丹木果一口咬了下去,大半的丹木果被他吃進了嘴里,連嚼也沒有嚼一下,直接咽了下去。

  隨后又把手里吃的只剩一小半的丹木果扔進嘴里后,就直接趴在地上,撿起掉在地上的丹木,也是兩口一顆的咽了下去。這才緩緩的從地上起身。

  三顆丹木果一下肚,鐘瀚頓時感覺自己肚子一下子暖烘烘起來,那種饑餓感也慢慢的消退。人也變的有了力氣。

  恢復過來的鐘瀚這才發現,看著自己吃東西的黃冪雨有點不正常,她的手一直捂著自己色胸口。似乎想要咳嗽。但被她強忍著沒有磕出來。

  而且那張以前充滿誘惑力的小臉蛋,也是沒有一絲血色,蒼白的跟死人一樣,看的讓人瘆得慌。

  看著鐘瀚恢復過來,黃冪雨踉蹌的朝著剛剛鐘瀚起來的床上走去,鐘瀚連忙開口道。

  “黃,黃冪雨,你這是怎么了,你臉色怎么這么難看,是不是受傷了。”

  “嗯。我睡覺了,你今天也不要修煉了,快點過來抱著我睡覺。”已經到了床邊的黃冪雨頭也不回的說道。

  但說完之后又發現什么不對,接著又對鐘瀚警告道,“別以為我受傷了,你能把我怎么樣,我想殺你還是很簡單的。”

  本來聽到黃冪雨說自己受傷了,而且看她樣子受傷受的很重,鐘瀚心里已經泛起想把黃冪雨身上那儲物袋搶過來的想法。

  至于是先把這個黃冪雨先玩玩再殺,還是直接殺,這個鐘瀚還沒有想好。

  但現在聽到黃冪雨直接揭穿自己的想法,還對著自己發出了警告,鐘瀚頓時把這些想法拋到腦后。關上門后對著黃冪雨說道。

  “我,我怎么會有你說的那么壞,你對我那么好,給我吃的,還給我修煉的秘術,我也不可能殺你是吧,哈哈!”

  說著說著,鐘瀚自己突然也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話,尷尬的笑了起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