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人在末世收房租 > 第三十四章死傷一大片
  那個神通者還在回首看著拼命逃跑的項禹彪九人,還想讓他兩個修煉者的追隨者去把項禹彪九個免費勞動力抓回來的時候。

  那只貓妖獸的這一聲嘶叫,他就知道情況不好,回過身子,只見那只貓妖獸不停的從口里流出口水,一臉玩味的看著他。

  神通者在看到已經出現在它前面不遠處盯著自己的貓妖獸,也明白項禹彪他們為什么跑了。開口就是一句,“臥槽,貓妖獸。”

  “大人,它剛剛似乎在呼喊它的伙伴,我們怎么辦。”一個修煉者小心的問道。

  要是換作平時,神通者聽到這話,絕對會給問話的修煉者一巴掌。現在已經沒有那個閑工夫了,自己往后退了幾步,邊退邊說道。

  “怎么辦,跑啊。難道我還跟它拼命啊。現在它不好好睡覺,怎么就跑出來,肯定是剛剛那伙人把它吵醒的,看老子回去后,不把他們所有人剝皮點天燈。”

  神通者說完之后,已經退到了兩個修煉者身后,直接把兩個修煉者往逼近過來的貓妖獸一推。

  他自己跟著一個快速的轉身,也不管他的兩個追隨者死活,一個健步朝著外面跑去。那個速度之快把兩個修煉者遠遠甩在身后。

  那只貓妖獸見到嘴的鴨子要飛了,接著又是一聲嘶叫,也不顧被推向的兩個修煉者,直接朝著神通者追去。

  兩個修煉者也是反應過來,雖然被神通者推向貓妖獸,心中也十分的怨恨,但要是那位神通者死了,他們也活不下去。

  兩個修煉者,見貓妖獸直接去追他們跟隨的神通者,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對視一眼后,看到彼此之間的無奈,只能朝著神通者和那只貓妖獸追去。

  鐘瀚見到貓妖獸真被人引走了,起身撿起剛剛丟在地上的鋼骨刺。

  鐘瀚也沒有敢走大門,直接從一樓的已經被撬掉金屬窗框的窗戶爬了出去。

  但一到外面馬路,鐘瀚有些發傻了,只見十來只跟剛剛那只貓妖獸差不多大小的貓妖獸從三樓的跳了下來。落在自己前面。

  其中的一只還抬起爪子,像玩似的就朝著鐘瀚就是一爪,還好被鐘瀚拿起鋼骨刺給擋住了。

  那只貓妖獸似乎沒有想到它隨意的一爪會被鐘瀚擋住,想要補上一爪的時候,又一聲怪異的嘶叫聲傳來。

  那只貓妖獸也不在拍向鐘瀚,朝著那聲嘶叫聲的方向跑去。

  鐘瀚還在慶幸自己這次死里逃生,但彼此起伏的哭喊聲傳來過來。

  “媽呀,是貓妖獸群,快跑,快跑回城里。不然所有人還被殺死。”

  鐘瀚聽到那些過來挖掘物質的獵殺者得哭喊聲,也不再停留,這里留的越久,那就越危險,不知道又跑出什么可怕的妖獸把自己給吃了。

  鐘瀚本能的一手拿著鋼骨刺,朝著三區的入口的方向小跑著而去。

  不是鐘瀚不想往別的地方跑,只是從別的地方出去,那只能更加深入這座廢墟城,那就更加危險。

  在穿過幾棟樓房后,鐘瀚已經快接近三區的入口處,但還沒有靠近,更大的詛罵聲和哭泣聲在路口處回蕩。

  鐘瀚放慢自己的腳步,雙手握緊手里那根鋼骨刺,躲在一座大樓轉角處朝著三區入口處看去。

  只看到入口方向,一群人相互擠推,好幾個獵殺者被推翻在地,被人踩踏的吐血。

  還有十五六只貓妖獸在人群的后面,時不時得越出一只,一抓把一個拾荒者從人群中拖出來,在玩弄一會兒,就被這十五六只貓妖一擁而上的分尸吃了。

  在貓妖獸身邊已經躺著二十多具被貓妖獸咬死,拍死的獵殺者的尸體,這些尸體已經被貓妖獸吃了內臟。還在不停的流著血。

  鐘瀚看著入口處擁擠人群,那些貓妖獸還在時不時收割著獵殺者的生命。

  “哪來的這么多貓妖獸,剛剛不只是只有十來只嗎。”

  鐘瀚嘀咕了一句,又退回到一間樓房里藏了起來,眼睛卻沒有離開過廢墟城的三區入口處。

  過了有個十來分鐘,廢墟城三區的入口處入口處的人群終于沖了出去。但也流下了近百具尸體。

  那些貓妖獸似乎也多逃跑的人群失去了興趣,每只貓妖獸嘴里拖著一具完好的尸體朝著三區里面散去。

  在等到貓妖獸和人群都消失在三區入口的時候,鐘瀚等了有個半個小時,這才藏身的樓房里小心翼翼的走了出來。

  要是以前,鐘瀚肯定會把這些尸體上的衣服扒下來,拿回共工城里去換紅票。

  但現在鐘瀚已經沒有這個膽了,不顧還沒有死透的獵殺者哀求快速的沖出三區入口。朝著廢墟城外面跑去。

  但在這一路上,鐘瀚不是看到死體倒在路上,還有兩具被土刺殺死的貓妖獸。

  這次鐘瀚也沒有心情去撿這兩具貓妖獸的尸體。繼續朝著共工城跑去,只有到了共工城,他這條小命才能保住。這是所有末世活來的幸存者的共識。

  鐘瀚一個人,在跑了一段路,眼見著就要出廢墟城了。但在廢墟城的入口處,剛剛那個在三區入口處剝削的神通者正被三只體型巨大的貓妖獸圍困。

  那名神通者已經遍體凌傷,而且氣喘吁吁,眉心處的那個紅色豎眼印記,也閃這紅色光芒,但似乎隨時就會暗淡下去的樣子。

  神通者的旁邊還倒著兩具尸體,其中一個脖頸出有著大股鮮紅色血液噴出出來。正是他的兩個跟隨。

  而在包圍神通者三只巨大的貓妖獸的外圍,有著六只因為受傷而不能行動的貓妖獸趴在地上。他們嘴里還不斷發出悲鳴的叫聲。

  鐘瀚看到這場景,連忙又找了一個唄那些拾荒者挖出來的空洞,躲了起來。

  心中祈禱這些貓妖獸快點把這個神通者殺死,然后吃飽后快些拉著那六只受傷的貓妖獸離去。

  鐘瀚剛剛祈禱完,隨著圍困神通者中的一只貓妖獸一聲低吼,另外兩只,也發出一聲低吼。就一起朝著神通者撲去。

  神通者似乎也知道這次要拼命了,眉心處那只原本暗淡下去的紅色豎眼突然之間紅光大甚,他的全身被一層土黃色的光圈包圍。

  兩只手中,不知道什么時候也出現了兩柄土黃色的短刺,兩只眼睛更是發出拼命的狠色。

  不顧從他后面發起攻擊的另一只貓妖獸,就朝著正面襲來的兩只貓妖獸刺去。

  嘴里還喝了一聲道,“你們這些畜牲,都給老子去死。”

  這一記硬拼,正面兩只貓妖獸,直接被他手中的發著土黃色的短刺轟殺。跌落在地一下自己沒有什么生息。

  但他也被后面襲來的那只貓妖獸拍在后脖頸處,身上包裹他的土黃色光層也一下被拍散。消失在空氣中。

  神通者一個踉蹌后,穩住身體,一只手里再一次凝聚出一把比先前兩把還要淡了許多的黃色短刺,回身朝著他身后那只又舉著利爪拍來的貓妖獸。

  在他手中凝聚的短刺刺穿貓妖獸身體時,貓妖獸拍下來的利爪也插進了他的胸口。

  一顆還在跳動的心臟順帶著被貓妖獸的爪子帶了出來。貓妖獸也倒飛了出去。來了一個同歸于盡。

  那神通者有些不敢相信的低頭看向自己胸口,心有不甘的往后直挺挺的倒去。

  這一幕看的躲在遠處坑洞里的鐘瀚感到自己的褲襠有點溫熱的感覺。喉結也是拼命的挪動,咽了不存在的口水。

  等了有一會,緩過得鐘瀚想要直接回共工城去,但看著那六只受傷的貓妖獸依舊不動彈。

  鐘瀚心中的貪婪之心大動,只要帶回去兩只貓妖獸的尸體,那今天自己就可以換很多的紅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