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人在末世收房租 > 第三十一章巧遇前隊友
  鐘瀚看著自己升級需要的經驗,又回想了一下今天殺的妖獸數量,加上黃冪雨殺的那只,加起來剛剛好六只。

  也就是說每殺一只低級妖獸給他10點經驗,等到經驗值到了100了就能升級。那就是再殺死四只山羊妖獸,這似乎是件很簡單的事。

  想通這些后,鐘瀚十分的高興,一天升一級,再給自己三十天活下去的壽元,這一算下來自己就永遠不會死了。

  心情愉快的鐘瀚又點開技能看了一下,那個火球術還是被一把鎖鎖著,看來是沒有達到一定條件。

  鐘瀚也不急,畢竟現在鐘瀚學會了修煉的秘術,殺那些低級妖獸似乎很輕松。

  而且鐘瀚感覺到,只要自己升級,他的力量,速度也會跟著提升。

  鐘瀚也知道就算自己急,也沒有用,這要什么條件才能解封,他也根本不知道,只能順其自然。

  鐘溢看完這個不知道怎么出現的游戲界面,習慣性的摸了一下臉部,而不是去觸碰自己眉心。

  在把屏幕給關了后,鐘瀚也意識到自己要增加壽元,享受現在的生活,還是要去獵殺妖獸。而且獵殺的越多越好。

  鐘瀚總有種感覺,這出現的游戲界面沒有那么簡單,只要這樣安安穩穩的獵殺低級妖獸就能讓自己升級。

  但經過今天白天的獵殺,鐘瀚也不是很擔心,一些落單的低級妖獸,他現在殺起來一點沒有壓力,等著自己修煉的秘術更加精深。那就是去獵殺中級妖獸,也不是問題。

  在關了顯示屏后,鐘瀚繼續按著秘術上的修煉功法修煉起來,雖然鐘瀚感覺到黃冪雨今天變得不正常。但貌似黃冪雨對自己沒有危害。

  到是他自己好幾次想著殺了黃冪雨,搶了她的儲蓄袋,看看她儲蓄袋里還有多少好東西。鐘瀚很是眼熱。

  但忌憚于黃冪雨比他還要強的實力,鐘瀚一直不敢動手,對于黃冪雨說的都是她爸爸教她的,鐘瀚也不再相信。

  尤其是在下午黃冪雨對他的態度一下子變了以后,鐘瀚更是覺察到了黃冪雨的不正常。

  貌似這個黃冪雨不像個是十三歲的小女孩,而是三十多歲的成熟女人一樣。

  在白天的時候,鐘瀚心中一直懷疑,但始終裝作不知道一樣。還故意傻傻的跟她說話。逗黃冪雨開心。

  修煉中的鐘瀚,聽到屋外傳來一陣梆子聲,鐘瀚也結束了今天晚上的修煉,正想起來去凳子上坐著趴在桌子上睡一晚。

  這時候躺在床上的黃冪雨淡淡的聲音傳來。“鐘瀚,快點上來床上睡覺。明天你再早點起床,修煉一會就行了,多練沒有用。”

  鐘瀚聽到黃冪雨的聲音,有點驚訝,想不到黃冪雨今天晚上又要他上床睡覺。

  鐘瀚已經做好以后一直坐在凳子上趴在桌子上睡覺得打算,那床他已經不在奢望。

  現在在聽到黃冪雨的召喚,鐘瀚猶豫了一下后,就從盤坐的地上坐了起來,拍了拍自己的屁股朝著床邊走去。

  這次鐘瀚不再敢像第一晚在他的雜草堆里一樣,抱著黃冪雨睡覺,而是在另一頭睡了下來。

  但鐘瀚躺下沒有多久,就聽到黃冪雨的聲音傳來,“怎么睡到那邊去了,過來抱著我睡。沒有人抱著我睡不著。”

  鐘瀚在聽到黃冪雨的聲音后,也沒有什么遲疑,翻身掉頭睡到了跟黃冪雨一頭。畢竟抱著黃冪雨鐘瀚感覺還是很舒服的。

  黃冪雨在鐘瀚睡下后,拉過鐘瀚的手臂枕在他的脖頸下,縮在鐘瀚懷里就睡了過去。

  鐘瀚看著熟睡的黃冪雨,又有懷疑自己剛才的判斷。現在的靠在他懷里的黃冪雨真的跟一個小女孩一樣。并不像白天時給鐘瀚那種成熟的感覺。

  黃冪雨似乎也感覺到了鐘瀚在看她,輕輕的說了一句,“閉上眼睛,快點睡覺。明天你還要繼續去獵殺妖獸呢。”

  黃冪雨輕輕的一句話后,鐘瀚感到自己的腦袋有點發沉,兩只眼睛不知不覺的很聽話的閉上了。

  一個夜晚慢慢的過去,一大早的時候,鐘瀚睡的正香,似乎感到有人再推自己。鐘瀚以前可沒有睡的這么沉過。

  在睜開眼睛后,鐘瀚發現黃冪雨一腳醒了,而且還已經坐了起來,鐘瀚下意識的認為黃冪雨餓了隨口說道。

  “肚子餓了就去吃點妖獸肉干,那玩意比糠餅和肉粥頂飽。我再睡會覺。不知道怎么色今天好困。”

  說著鐘瀚打了一個哈欠又要睡下去。

  黃冪雨看見鐘瀚又要睡下去,伸出手就在鐘瀚臉上拍了一下,帶著一絲不滿的說道,

  “快起床給我修煉去,不知道一日之計在于晨嗎。再練完一遍后,就去城外獵殺妖獸,今天記得換一些靈石回來。”

  看到黃冪雨醒了,鐘瀚也立刻坐了起來,揉著眼睛問道,“我們今天還是去那山林里獵殺嗎。”

  “你喜歡去哪殺妖獸,就去那殺,我今天有事就不陪你去了。”黃冪雨下來床說道自己。

  “你意思是讓我今天一個人出去獵殺妖獸。”鐘瀚有點不敢相信的問道。

  “對啊,你今天一個人出去狩獵。你先下來打坐修煉好后,吃了肉干就出去獵殺妖獸,桌上的妖獸肉干記得給我留一塊就行了。”

  說完之后黃冪雨就看著鐘瀚,等鐘瀚從床上下來后,黃冪雨又回到床上躺了下來。

  鐘瀚看著黃冪雨又躺下了,就到了屋子門口處盤坐了下來。按著秘術修煉方法,全身運走了兩周。

  在把口里生出的津液咽下去后,這才吐出一口體內一股濁氣,緩緩的從地上坐了起來。

  站起來的鐘瀚,沒有立即去吃昨天從兌換換回來的肉干。而且打開房門,這時候東邊的太陽剛剛整個越出山巒。開始普照大地。

  “把門給我關起來,我還要睡覺。你吃了肉干就給我出去吧。”黃冪雨的聲音再一次從床上傳來。

  鐘瀚來到桌子邊,把桌子上的妖獸肉干拿起來吃了起來,但九塊肉干下肚,鐘瀚并沒有感到有多飽腹感,隱隱還感到有點饑餓。

  但只剩下一塊肉干了,這是黃冪雨要吃的,鐘瀚只能放棄了,想著今天多換一些妖獸肉干回來。

  想到這些鐘瀚意識到自己昨天回來,把紅票都給了黃冪雨讓她保管了,就來到床邊推了推黃冪雨。

  被鐘瀚碰到的黃冪雨又坐了起來不悅的問道,“你又干嘛,你不是吃完妖獸肉干了,就出去殺妖獸啊。”

  “那個,那個你能不能給我一些紅票,我昨天把紅票都給你了。晚上回來我還要換妖獸肉干。”

  “不用你去換妖獸肉干,我起床了會去換的,好了,你快出去吧。”說著黃冪雨又躺會到了床上。

  被黃冪雨拒絕的鐘瀚,不知道怎么的腦子里突然冒出一個想法,以后這紅票不能全交給黃冪雨,自己要留點當私房錢。

  出了屋子的鐘瀚,并沒有直接去城外,而是去了城西那邊的保管處,去取回他那根存放著的鋼骨刺。

  迎著早晨的太陽曬著,鐘瀚快速的朝著北城區的保管處小跑著走去,至于包裹里的那把鐵刀和那套衣服,鐘瀚還是不敢使用。

  在到了北城區的保管處,鐘瀚把上次的項禹彪給的那張紙條拿了出來,交給保管員,又交了保管費。

  “鐘瀚,你這是要出去嗎?”

  正當鐘瀚拿著鋼骨刺要離開的時候,只見項禹彪那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不遠處,后面還跟著六耳八個隊員。

  鐘瀚見到是做了他一天隊長的項禹彪也停下了要離開的腳步,等著項禹彪過來。

  等項禹彪他們走近,鐘瀚開口問道,“項老大,你們也要出去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