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人在末世收房租 > 第三十章聽聞的消息
  鐘瀚也沒有再嘟嚷,在山林找了一根手臂粗的樹枝,回道水潭邊,把黃冪雨已經拿出來的兩只妖獸綁在樹枝兩頭。挑著朝著共工城趕去。

  等鐘瀚他們回到共工城的城門口,太陽已經落山了,黃冪雨也沒有跟著鐘瀚到登記處。遠遠的站在登記處的一邊。讓鐘瀚一個人去登記處兌換兩只妖獸。

  等著鐘瀚換好紅票,高高興興的來到黃冪雨的身邊,拿出八百張紅票對著黃冪雨說道。

  “一共八百張紅票,那個人說,我們的妖獸尸體等級太低,只能給四百一只。要不我們一人一半。”

  看著鐘瀚拿出紅票,黃冪雨氣不打一出來,抬起腳就朝著鐘瀚小腿又是一腳,一副爛泥扶不上墻的表情說道。

  “你換紅票,誰讓你換紅票的,這紅票最多也什么用,換肉粥還是換那你吃的糠餅。”

  鐘瀚被黃冪雨說的又是一臉不解,對著黃冪雨問道,“那換什么啊。”

  “換靈石,換靈石。你現在是修煉者,可以拿靈石修煉,比起你自己吸收天地間的靈氣來修煉,要快很多。知道嗎?”

  “我也可以拿靈石修煉。不是神通者用的嗎?”

  “就是不用來修煉,也可以用來換別的,這紅票換什么。要換調味料什么的都要靈石去換,算了,下次你換靈石,這紅票出了這共工城就沒有什么用了,靈石才是根本。”

  說完之后也不在理還在發愣的鐘瀚自己朝著鐘瀚和她一起的房子走去。

  鐘瀚看著黃冪雨走遠,這才反應過來,連忙小跑的跟上,現在鐘瀚已經把黃冪雨這個小女孩當做自己老大,誰讓她懂得比自己多,而且能力更比自己強。

  進了共工城內,黃冪雨帶著鐘瀚到了物質兌換處,這次有了八百多紅票。鐘瀚也沒有再兌換糠餅。

  而是要了十塊和巴掌大小的妖獸肉干。鐘瀚覺的那些糠餅已經不頂餓了,主要還是黃冪雨要求。

  這十多塊妖獸肉干花了鐘瀚兩百的紅票,可以說是鐘瀚這十五年以來花的最大的一比錢。

  在換完妖獸肉干后,鐘瀚和黃冪雨也沒有再停留。拎著袋子裝著的肉干就朝著城西貧民窟走去。

  在回到城西的貧民窟里,鐘瀚就感到今天的貧民窟有點不一樣,本來那些都在屋里呆著的貧民和拾荒者都聚在一起。

  看著鐘瀚停了下來,黃冪雨似乎沒有覺察到什么一樣對著鐘瀚說道。

  “你去打聽一下怎么回事,我先回屋里去了。”

  說完之后也不再理鐘瀚就朝著烤墻角邊的房子走去。

  鐘瀚聽到黃冪雨要回去,把手里拿著剩下的四百張紅票遞給黃冪雨,自己朝著人群走去。

  “你們聚在一起怎么回事。”鐘瀚靠近人群外面,對著一個拾荒者問道。

  “剛剛城里的衛兵來了,我們這邊的管事還有一位房主昨天被人給殺了。尸體是今天早上才發現的。”被鐘瀚問的拾荒者看了一眼鐘瀚回道。

  鐘瀚聽到管事被人殺了,也是吃了一驚,鐘瀚記得昨天早上還見過管事。

  他自己還被管事打了一掌得到了一間屋子的賠償,現在直接這邊的管事已經被人殺死了。

  鐘瀚有些心驚的又對著那拾荒者開口問道,“管事他那么厲害,怎么會被人給殺死的,對了,死的是哪位房主。城衛兵又來我們貧民窟干嘛?”

  “就是靠城墻那邊最后一排兩排的房主,這城衛兵當然是過來抓殺死管事和房主的人的了。”

  “來我們貧民窟抓兇手,這不是開玩笑嗎,我們貧民窟的人怎么可能有能力殺的死管事。”

  “你想不到吧,那個殺管事的真還在我們貧民窟里藏著,下午的時候城衛兵跟那個殺死管事的打了一場,被兇手從西門逃走了。”

  “真的假的,城衛兵都是修煉者,怎么會被逃走。”

  “怎么不可能,我們在的人都看見過了,那個殺死管事的人也是修煉者,那些城衛兵根本就不是對手。后來聽人說,那個兇手好像還是別的城來的。也不知道是那個城的,殺一個管事干嘛”

  鐘瀚又一次聽到別的城過來的吃驚了一下就隨口問道。“別的城過來的,這晚上那么冷,他們怎么過來。還沒有被凍死。”

  “這你不知道了吧,聽說別的城已經出現一種抵御夜晚寒冷的東西。”被問的拾荒者炫耀著小聲說道。

  “抵御晚上嚴寒的東西,什么東西啊。那么厲害。”鐘瀚很有興趣的問道。

  “好像是靈石做的,那邊都開始慢慢恢復以前的生活了,也就我們這座城。”

  拾荒者似乎意識到了什么,也沒有再說下去。鐘瀚見拾荒者不再說下去了,連忙換了一個話題問道。“噢,那城衛兵走了沒有?”

  “剛剛才走,他們在這邊搜查了一個下午,確定沒有什么嫌疑人了,這才走的。而且帶走了好幾個人,說那些人也是修煉者。不知道那些人有什么下場。想不到我們貧民窟還藏龍臥虎啊。”

  鐘瀚又聽了一會,人群散去后,鐘瀚也朝著自己家里走去,但走到自己房子的不遠處,鐘瀚見到黃冪雨停在哪里等著自己回來。

  鐘瀚走到黃冪雨的身后,對著黃冪雨說道,“你怎么不進去?”

  “等你。你來了就一起進去吧。”黃冪雨回過頭來說道。

  “哦,我和你說,我們這片的管事和房主昨天被人殺了。是別的城過來的修煉者殺的,下午的時候被城衛兵給發現逃跑了。”鐘瀚對著黃冪雨說道。

  “哦。這世道死個人不是很正常嗎?”黃冪雨邊走邊很是冷淡的說道,似乎死人在她眼里跟死個阿狗阿貓一樣。

  鐘瀚見黃冪雨這個態度,也沒有在說話,跟著黃冪雨一起到了屋里。

  鐘瀚又一次忍不住的對著黃冪雨說道,“黃冪雨,我們明天要不要去城主府那邊登記一下,畢竟我們是修煉者了。”

  “登記干什么,這樣不好嗎?可以省一大堆麻煩。”

  “不是,登記后,我們可以追隨那些神通者,可能還能謀個事情做做,比如做一個的管事。你不是說我比死去的管事還厲害嗎,你比我還厲害,當然。”

  但終于還沒有說完,黃冪雨就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打斷道,“鐘瀚,你就想一直給人做狗嗎。追隨那些神通者,你還是他們一條狗。”

  “可是,我不管怎么修煉,還是。”

  “你是不是想說不管你怎么修煉還是超越不了神通者對嗎?”

  “對!神通者一覺醒就能擁有無比強大的力量。”鐘瀚很是肯定的說道。

  “錯了,其實修煉者修煉到最后,憑借自己肉身也能打敗神通者。現在好多高階的神通者到了瓶頸,他們都在修煉秘術。”

  “你怎么又知道。”鐘瀚狐疑的問道。

  “我爸爸跟我說的。你去修煉吧。我睡覺了。”黃冪雨回了一句就去了床上睡覺去了。

  鐘瀚看著黃冪雨真去了床上,就在屋里門口位置盤坐起來,按著昨天晚上黃冪雨給秘術修煉起來。

  但修煉了一會,鐘瀚意識到了什么,朝著床上看了一下,只見黃冪雨在床上睡著了,習慣性的就朝著自己的臉上摸了一下。

  今天鐘瀚又殺了五只妖獸,看看自己升級了沒有,主要是看看自己還有多少壽元。

  但打開屏幕上的狀態一看,鐘瀚的等級還是2級,更本就沒有提升,壽元卻變成64天,已經又少了一天了。

  生命值和魔法值還是跟昨天一樣。37/37和69/69。但又多了一條內勁100/100

  鐘瀚不敢相信的又仔細的打量了一會自己的狀態欄,一直被他忽視的經驗上顯示的60/100。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