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人在末世收房租 > 第二十一章到手的屋子
  房主在聽到管事說鐘瀚也是修煉者,神情有些愕然的回頭看了一眼鐘瀚住著的房子。明顯帶著一絲不信。

  他跟管事兩個,剛剛也沒有認出這個鐘瀚就是前幾天被他們打死的那個。

  畢竟那時候鐘瀚是一只螻蟻,他們也不用記住,加上鐘瀚醒來后面貌也變了許多,更加不會認識。

  回過頭來的房子,對著已經走在前面的管事問道。“管事大人,這屋里那個男的真是修煉者,我怎么看不出來。”

  “我有必要騙你嗎?”管事語氣陰森的回道。

  “管事,要是我等會過來送房契,沒有你在,我會不會被打死啊。畢竟我就是一個普通人,開著葛老爺府上的趙大人才當上房主的。”

  “不會,你可以滾了,記住把那間房子給我修整齊了。順便去我家一趟拿床被子過來。知道了沒有。”

  “知道了,我這就滾回家,把房契送過來,還把我家那床也給搬過來。讓人再好好的修繕一下那間房子。直到里面哪位大人滿意為止。”

  “你倒是不笨,你給我看著他,看他到哪里去的。想辦法搞清楚那人情況。”王管事對著要離開的房主又吩咐了一句。

  “嗯,管事,你說他怎么會住在這里,你說會不會。”

  “那男的雖然是修煉者,但似乎什么也不懂,那個小女娃可不簡單。剛開始我色迷心竅沒有發現,后來發現那小女娃氣質不一樣,可能是哪家的小姐。”管事回想了一下說道。

  “小姐,小姐怎么會。”房主有些吃驚的說道。

  “這種破事還少嗎。情竇初開,看上了下人,行了,不要說了,快去辦事。”說完之后管事就先離開了。

  而在這邊的管事和房主走后,鐘瀚站在墻邊愣了一會,也反應了過來,指著黃冪雨罵道。

  “你TM想要害死我啊,我怎么突然就成了你老公了,還好剛剛那管事下手不重,不然我就死了知道嗎。你給我滾!”

  “還下手不重,剛剛那個王管事是修煉者,他那一拳就是要你命的,傻子。”黃冪雨看鐘瀚像看傻子一樣看著說道。

  “他想要打死我,那我怎么沒有事。”鐘瀚摸著已經不疼的胸口說道。

  “你跟我裝什么傻啊,你自己是修煉者,你自己不知道啊。而且修煉到氣勁護體。要不是那個管事覺的不是你對手,你還有命在。”

  鐘瀚也不是傻子,被黃冪雨提醒后,就想到剛剛那管事的樣子,看樣子那管事真把自己當成他一樣的修煉者。

  但黃冪雨現在的表現,有點讓鐘瀚懷疑了,她怎么會知道那么多,不像她昨晚說的是獵殺者團隊女兒的樣子。

  ““你這樣看著我干嘛,剛剛我說是你老婆,只是打發他們的借口,你晚上回來不能對我怎么樣的。知道了沒有。”黃冪雨看著鐘瀚打量著自己,對著鐘瀚說道。

  “你怎么知道這么多。”鐘瀚繼續盯著黃冪雨問道。

  “我爸爸告訴我的,我爸爸超厲害,什么都懂。”黃冪雨隨口解釋一句道。

  鐘瀚心里雖然有懷疑,但也沒有多說,有些事刨根問底只能讓自己死的更快。

  見黃冪雨隨便找個一個借口打發自己了,鐘瀚就隨口接道。

  “哦,那我走了。這房子以后是我的了,你記得每個月交給我十五張紅票的房租。”

  “這房子是我給你討要過來的,你還要我給你房租,你不能這樣的,頂多我覺醒神通了,我帶你走。讓你給我當下人。”黃冪雨看著鐘瀚嫵媚的說道。

  “我一個修煉者給你當下人,你想的美。”說著鐘瀚從他口袋里摸出兩張紅票遞給黃冪雨。

  “給我干嘛,你想要包養我,等我十六歲了,再給你生孩子嗎。”黃冪雨看著鐘瀚遞過來兩張紅票問道。

  “這是剛剛你給我討要賠償的報酬,你拿著去食物兌換處,換點口糧。你不要就算了。”說著鐘瀚又要把兩張紅票收回去。

  “誰說我不要。”說著黃冪雨就奪過鐘瀚手里的紅票接著問道。

  “你要去干嘛,要去城外狩獵妖獸嗎?”

  “我是一個獵殺團隊的成員,我去那邊吃飯。”鐘瀚隨口回道。

  “帶我去行不。”黃冪雨眨了一下她那雙明亮的眼睛說道。

  “不行,哪里不準帶人的。”鐘瀚想了一下,還是回絕的黃冪雨的要求。

  “那你晚上還回來嗎,我一個人睡著害怕。真的。”黃冪雨楚楚可憐的祈求著說道。

  “回來。那我走了啊。你看好家,我跟我們團隊老大說說,看晚上能不能帶你一起去吃。”鐘瀚不知道今天怎么的,被黃冪雨看的突然說出這話。

  “嗯,你跟你團隊老大說,你們出去的時候,我可以給你們做飯,但你要跟你老大說我是你老婆。”黃冪雨對著鐘瀚擺了擺手說道。

  鐘瀚也沒有回話,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黃冪雨,就朝著城西項禹彪他們所在地走去。

  在鐘瀚離開了,在屋里的黃冪雨嘴角露出一個不易察覺的微笑,她的眉宇之間顯露出一個成熟女人才有媚態,喃喃小聲自語道。

  “這鐘瀚果然有問題,看他剛剛樣子并不知道自己是個修煉者,還有他昨晚那個空間神通哪來的。看他樣子也沒有覺醒神通。難道是別的聚集城派過來的。那個聚集城會派一個沒有用空間神通者過來呢?”

  黃冪雨自語著就陷入了思考中。眉心處不知道什么時候顯露出一個青色的豎眼。

  但沒有一會,這青色的豎眼就消失了,一只手摸了一下剛剛被王管事拍過的屁股,兩只眼睛中出現了一絲狠辣。

  就在黃冪雨眼睛中出現狠辣之色的時候,這房子的房主拿著一張房契過來,站在門口說道。

  “夫人,那位大人呢,這是這間房子的房契。”

  “我老公回去城東家里了。你把房契給我吧。”黃冪雨一下子恢復剛剛表情說道。

  “夫人,這房契你收好。”

  說著房主就把房契遞給了黃冪雨,在黃冪雨接過房契,房主又從口袋里拿出一百來張紅票遞給黃冪雨接著說道。

  “夫人,我已經找人過來給你們修繕一下這里。對著這是你昨晚給我房租,一共一百張紅票,多出來的算我給夫人的賠禮。”

  “行了,這紅票我收下了,要不是我為了我老公,跟我父親鬧矛盾,我們也不會到這邊來暫住一下。煩都煩死了。”黃冪雨故作說漏了嘴的樣子說道。

  “是,是。過來修繕的人已經在外面了。夫人要不你去我家休息一下。”

  “不了,我也要回去一趟家里,你們給我修著吧。”說著黃冪雨也離開鐘瀚的屋里。一轉眼的功夫人不見了。

  這時候,鐘瀚也來到城西項禹彪他們的房子,只見院子的門還關著,鐘瀚試著輕輕推了一下,只見門被從里面栓了起來。

  鐘瀚也不敢在用力推,現在他知道自己力氣變大了,怕把門給推壞。只能蹲在院子門口的臺階上,等著項禹彪醒來開門。

  鐘瀚等了好一會,也沒有見人過來開門,本以為項禹彪會很快起來出來把房門打開。

  但這一等,就直接等到快中午了,見院子一點動靜也沒有,而且這院子大門也沒有打開。

  正當鐘瀚餓的不行的時候,昨晚連飯都沒得吃的地鼠一幫人,從街道得另一邊走來。

  八個人勾肩搭背前前后后的走在一起,相互之間還在交流著昨晚出去找樂子的心得。

  似乎隊伍里的大蛇還在吹噓者什么,走在他身后得六耳有些不信的說道。

  “大蛇,你剛剛說的那娘們真的假的,你昨天找的娘們真的有那么帶勁。”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