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人在末世收房租 > 第一百二十章心悸的壓迫
  隨著柳心茹的動作繼續,已經禁欲了五年的鐘瀚,漸漸的迷失起來。

  沒有一會的功夫,兩個人已經到了在角落得墊子上。一聲聲的靡靡之音響了起來。

  在城主府里,回來的阮偉天父子,正在剛剛的書房里,阮偉天對著阮柯梁問道。“你妹妹呢。這幾天我怎么沒有見到她。”

  “妹妹她在城里玩呢,可能現在在城墻上替我巡視防務的情況吧。爸,剛剛你怎么沒有直接把那個鐘瀚制服,還同意讓他住在哪里。”阮柯梁有些不解的問道。

  “那人實力很強,雖然境界只有元嬰中期,但體內靈力比我還要雄厚,我沒有把握控制他。去把你妹妹找回來。我跟她說個事。”

  ”爸,你這時候讓我去找妹妹回來,是不是想把妹妹嫁給剛剛那個鐘瀚,我們有必要這樣嗎?”阮柯梁一臉不情愿的說道。

  “有必要,剛剛他那手法術你可是看見了,我很感興趣,而且你妹妹也該找戶人家了。”

  “爸,你把我妹妹許配給那個鐘瀚,他們年紀相差也太大了啊。這也不合適啊。”

  “年紀,年紀在我們這些修士眼里算什么,可能你妹妹去死了,那個鐘瀚還活著。我這么做不光是為了他手里的法術,主要還是為了我們家以后。”阮偉天看著門外說道。

  “以后,這管以后什么事啊。”

  “你我兩人都到了青眼神通境以上,想要孕育后代很困難。那我們家后代只能靠你妹了。”阮偉天給阮柯梁解釋道。

  “后代,后代也不用找那個不知道活了多久的鐘瀚啊。隨便找個年輕俊杰不就行了。而且我妹妹也不會答應。我可就一個妹妹,我是不會同意的,我也不想被我一個大了不知道多少歲的人叫大舅哥。”

  “基因,基因,你懂不懂,你妹妹雖然覺醒了神通,我們花了那么天材地寶,五年了,還是黃眼神通境,修為只是道基。找一個沒有天賦的人延下下一代,能有什么出息。”

  “我不管,我反正不同意,我就這么一個妹妹。她喜歡誰,就讓她找誰。就算是普通人我也反對。這是我答應過死去的媽的。”

  阮柯梁的話一落下,共工城響起一陣“咔咔”的聲音。阮偉天和阮柯梁父子面色一下子凝重了起來。

  隨著“咔咔”的聲音越來越多,不光城主府的阮偉天父子面色凝重,還有城里的那些高階神通者也變得凝重起來。

  似乎感到共工城在承受什么壓力,而且這股壓力似乎將要把打破的什么打破一樣。

  而正在自己房子里面,和柳心茹深入交流的鐘瀚,并沒有感覺到什么,繼續在和柳心茹交流。

  只是柳心茹的給鐘瀚總是不如黃雨冪給自己得感覺來的好,可能是太過于主動了。

  沒有什么興致了的鐘瀚從墊子上站了起來,在穿好衣服后,拿出一顆靈果扔給躺在地上跟死魚似的柳心茹后說道。

  “這顆靈果算給你的補償。過了今晚就不要來我屋子里了。懂了沒有。”

  說完之后,就回到了床上,不再去理會還在墊子上躺著得柳心茹。

  還在墊子上不停喘息的柳心茹聽到鐘瀚的話后,不顧身上的傷痛,用手撐起身子,朝著鐘瀚的床邊走開,淚眼汪汪的看著鐘瀚說道。

  “是不是我不能讓你滿意,要是你需要的話,我可以找別的女人一起來陪你。”

  “我對你沒有什么感覺,以后要是我還在共工城的話,我可以幫你一次,但也就一次。穿好衣服睡覺吧,不要來我這床上,這床你是沒有資格睡得。”

  說完之后,鐘瀚就坐到床上。繼續在床上盤坐著修煉了起來。

  隨著夜晚越來越深,共工城上空的“咔咔咔”一下子就消失了,突然感覺到共工城似乎被什么東西打破了一樣。

  坐在床上打坐修煉的重案,猛的一下就睜開了眼睛。

  一種心悸的感覺突然直接彌漫到了鐘瀚全身,似乎有著一股無形得壓力朝著鐘瀚身上壓來。

  在鐘瀚感覺心悸的時候,整個共工城的人都跟鐘一樣,都感覺到了心悸,似乎有什么事情將要發生了一樣。

  尤其是城主府的阮偉天更是有種天要塌下來的感覺,直接來到大廳,碰到出來的阮柯梁和她女兒阮洲萍。

  “爸,我在房間里睡覺的,不知道怎么的就感到害怕,好像有什么不好事情要發生一樣。”阮洲萍看著阮偉天出來趕緊說道。

  “爸,我也是,原本只是咔咔咔的一直在響,后來聲音消失了,我們共工城似乎被什么打破一樣。而且讓人感到害怕。”后面出來的阮柯梁也急忙說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柯梁,我跟我去城主府外看看,洲萍,你留在府里。不要出去。”

  “爸我一個人不敢在家,我和你們一起去吧。好不好嘛。”阮洲萍拉著她爸阮偉天的手臂懇求道。

  “老城主,城主。十位供奉前來求見。已經在城主府外等著召見了。”阮洲萍話音剛落,一個穿著仆人衣服的男子來到大廳對著阮柯梁說道。

  “你退下吧,我們剛好出去。”阮偉天對著仆人說道。

  說著之后,就對著阮柯梁和阮洲萍繼續說道,“那就一起去。”

  說著就帶著阮柯梁兩姐妹一起朝著府外走去。

  “拜見老城主,城主,二小姐。”

  當阮偉天帶著阮柯梁和阮洲萍走出門外,門外站著的三女七男十位藍眼神通者的供奉齊齊的拜見道。

  “你們十位也感覺到了,那就跟我去城墻上看看那些妖獸怎么樣了,這次可能會有妖族大能出現。”

  “城主,你是說剛剛那感覺,是妖族的大能搞得怪,可現在是晚上,雖然今天夜晚的寒潮消失,但妖族也不會晚上攻城啊。”

  “先去看看再說,這次可能要你們十位全力出手了。不可能像前面的十幾年那么輕松了。”

  “屬下等一定肝腦涂地。誓死效忠城主。”十人齊齊的說道。

  阮偉天也不在多言,帶著十位供奉,和她的一雙兒女,就朝著西城墻而去。畢竟西城墻可是每次妖獸攻城的地方。

  剛剛想要起來到屋外看看的鐘瀚,突然感覺有十多道強大氣息朝著自己這邊而來。

  鐘瀚面色一冷,立刻從床上爬了起來,朝著屋子門口走去。

  鐘瀚還沒有走到門口,已經從墊子上坐起來的柳心茹連忙跑到鐘瀚身邊,拉著鐘瀚的一只手臂說道。

  “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我不知道的突然感覺好害怕。你不要出去行不行。”

  “你好好的在屋里睡覺,我出去一會。馬上就回來了的。”

  鐘瀚說著就把柳心茹拉著自己的手拿開,來到房門前,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當鐘瀚來到屋外,那十二到強悍的氣息已經在城墻上停留了,似乎在觀察著什么。

  鐘瀚也沒有猶豫,輕輕的一躍來到城墻上,已經看清楚那十三個人中有阮偉天和阮柯梁在。

  鐘瀚也不知道今天發生了什么,直接就朝著那十三個人走了過去。

  除了見過的阮偉天和阮柯梁,其余十人都是跟他一樣,元嬰中期得實力。

  而且都是藍眼神通者境的大能。但體內的靈力跟自己相差甚遠。還有一個道基期的女孩,正依偎在阮偉天得身邊。

  鐘瀚打量了一下,這女孩子的容貌跟黃雨冪更有千秋,但在鐘瀚感覺里還是黃雨冪更勝一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