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人在末世收房租 > 第一百一十八城主府征召
  本來還想跟鐘瀚套近乎得石磊,在聽到號角聲后,面色都一下子凝重了起來。連忙對著鐘瀚一拱手說道。

  “大人,我現在要趕往城主府領取任務,就不在這里打擾了。柳堂主,你好好陪大人。”

  說完之后,石磊見鐘瀚點了點頭,就直接帶著四名女子離開鐘瀚屋子,朝著共工城的中央城主府跑去。

  鐘瀚看著急匆匆離去得石磊,看著屋外那些不停跑動的城衛兵,對著在一旁站著的柳心茹說道。

  “你也可以回去了,我自己去城墻上看看外面怎么回事。”

  “鐘瀚,那,那個,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去,昨天還聽說妖獸剛剛集結,怎么今天就開始過來了,你知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柳心茹依舊一臉凝重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但我感覺告訴我,這次恐怕不會像以前一樣簡單了,你還是找個地方躲好。別出來了。”說著鐘瀚就直接走出了房間。

  當鐘瀚走出房間的時候,就遠遠的就看見又是一排排的城主府的衛兵,抬著著各種弩箭再往城墻上面跑去。

  鐘瀚輕輕一躍,就跳到了城墻上,而且把身上的那股子元嬰修士的氣勢都散發了出來。免得被城衛兵打擾。

  登上城墻的鐘瀚,朝著城外看去,只看見到城外百丈開外,聚集不少妖獸。但還好大多數只是中級和高級妖獸。終極妖獸還沒有出現。

  但聚集的妖獸后面,還有密密麻麻的妖獸匯集過來,似乎源源不絕一樣。甚至空中也已經有飛行妖獸出現。

  “鐘瀚,這次怎么都是中級妖獸以上的,一只低級妖獸也沒有看見。”跟上來的柳心茹對著站在她前面的鐘瀚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但這次帶隊的妖獸肯定不簡單。我感覺我的心在忌憚。似乎很厲害一樣。”

  在鐘瀚打量共工城外面的妖獸時候。作為拖拉機幫的幫主,又是黃眼境神通者的石磊也趕到城主府議事大廳里。

  在城主府議事大廳里的那張長桌上,已經做了近百人。最低級的也是黃眼神通境的強者。還有幾個穿著軍裝的綠眼神通者,和青眼神通者。

  在等了一會后,作為共工城的城主,青眼神通境強者的阮柯梁等人來的差不多了這才從一旁的小門進入。他身后還跟著六名豎眼都快到藍色的神通者。

  阮柯梁到了主位坐下后,環顧了一下那些神通者后,才開口說道。

  “這次妖獸攻城,不知道什么原因提前了快半年。按照我昨天說的,接下來幾天是你們拼命的時候了。”

  “是城主,我們一定守衛好自己家園。”下面的人站了起來說道。

  “上次我公開秘術,又調整了修煉資源發放,那些已經修煉處內勁的平民,就有你們八大幫會組織起來,抵抗前三天的妖獸攻城。那些小幫派也歸你們統領。”

  坐在外圍的石磊還有其他七個幫派首都一起站站了起來應是。也不敢推脫。

  接下來阮柯梁又給其他人分配了任務,就是要守住共工城,不能讓共工城被妖獸攻陷了。要是被攻陷了,那他們這些神通者就沒有好日子過了。

  這時候,一個綠眼神通者站了起來說道,“城主,不知道老城主現在什么境界了,好像這才出現的妖獸實力很強。”

  “紫眼神通境,修為也快突破到了元嬰巔峰,而且還有城主府里的十位閣老,也到了藍眼神通者,元嬰期中期的實力。”阮柯梁一臉自信的說道。

  “那就好,我們還怕來個妖尊什么的抵擋不住呢。”剛剛問話的綠眼神通者舒了口氣說道。

  “城主,我這里也有一個好消息,我知道我們共工城還有一個元嬰期的大能。”坐在外圍的石磊又站了起來,大聲的喊道。

  “還有元嬰期,這怎么可能。也是藍眼神通境的高手嗎。”阮柯梁吃了一驚問道。

  “好像是修士,并不是神通者。但實力很強。我被他看著有股想要逃走的感覺。”

  “只是修士,那行,那你就讓他來城主府登記,就說是我們城主府說的。”

  阮柯梁聽到只是修士,也沒有太在意,畢竟修士再怎么厲害,也比不上高階神通者。對著石磊吩咐道。

  “是,城主,但我只能把話帶到,我可不敢強請,畢竟是元嬰大能。我不是對手。”

  阮柯梁聽到石磊這話,就吩咐他旁邊的一個青眼神通者跟著石磊去帶鐘瀚回來。

  在城前上的鐘瀚看了一會,發現城外的妖獸只是在集結,并沒有現在就攻城的意思。不由得有點失望。

  鐘瀚看著城外那些妖獸,心中也是澎湃不已,以前鐘瀚只能躲在家里。等著妖獸退去的消息。

  但現在鐘瀚只想著怎么把城外的妖獸殺了,讓自己的等級升上去。讓自己有更強的實力。

  看的差不多了,鐘瀚直接從城墻上躍了下來。身邊的柳心茹連忙跟上。

  剛剛到了家門口,鐘瀚看見石磊帶著一個青眼神通者正在家門口等著自己。

  見到鐘瀚出現,那個青眼神通者盯著鐘瀚,很不屑的說道,“奉城主命令,讓你去城主府報道。否則格殺勿論。”

  “你還不夠資格跟我說這句話。”鐘瀚不客氣的說道。

  畢竟鐘瀚被黃冪雨教導那么久,又看了那么多書,一股身為強者的氣勢也養成不少。

  剛剛探查那個青眼神通者只不過化丹期,跟自己差上一個大境界。就算是神通者,鐘瀚也有信心。在不動用自己的技能情況下,直接碾壓他。

  那個青眼神通者聽到鐘瀚的話,面色不由的一青,對著鐘瀚厲聲道。

  “我可是奉了城主府的命令。你難道要跟城主府作對嗎,你要知道得罪城主府,就算你是元嬰期的修為,你也會被格殺。”

  “我說了,你不夠資格。要是你再多說一句,我不介意直接殺了你。滾吧!”

  說完之后,鐘瀚直接朝著自己屋里走去。跟在后面的柳心茹糾結了一下,連忙在鐘瀚身后跟上,一起進了鐘瀚的屋里。

  青眼神通者看著鐘瀚進屋,幾次想要出口再進行呵斥,但鐘瀚剛剛說話的時候,那眼神告訴他,要是他再多說一句,真的會陷落在此。

  猶豫了良久之后,青眼神通者這才對著石磊說道,“我們走,我去跟城主匯報。”

  說完之后,青眼神通者就直接朝著城主府趕去。

  到了城主府,一見書房門口,青眼神通者敲了一下門,聽到書房里傳來阮柯梁進來的聲音這才進去。對著里面的阮偉天和阮柯梁父子躬身道。

  “城主,老城主。屬下無能,沒有能把那個元嬰期的修士帶回來。他說我們城主府沒有資格命令他。”

  “元嬰期的修士,柯梁,怎么回事,我們共工城又出現元嬰期修士了,你居然不自己親自去請,隨便派了一個人就要帶回來。”阮偉天聽到青眼神通者匯報,對著阮柯梁問道。

  “爸,只是修士,并不是神通者修士。”

  “糊涂,你以為元嬰期那么容易達到的,尤其那還個修士,現在能達到元嬰期,想必靈氣爆發前起碼是凝丹期的強者。”阮偉天對著還一副無所謂的阮柯梁說道。

  “爸,那怕什么,不就是一個元嬰期修士嗎,我們城主府,現在也有十個元嬰期神通者修士。加上你我有十二個。”

  阮偉天看著阮柯梁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嘆了口氣對著阮柯梁說道。

  “柯梁,我們這些神通者,只是短短十五年靠著靈氣爆發加上天材地寶提升起來的,根基不穩,他們是厚積薄發。根基打的結實。加上還有一些我們不知道的手段。真不是好對付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