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煉神丹!御神獸!廢材大小姐竟是絕世帝女 > 第一千零五十章:他是一個可憐人
  刷!

  風千尋猛地打開房門,震驚看著門外之人。

  “你說什么?”

  “先知破例,召請諸位前往圣殿議事。”

  “先知竟然破例了?”

  這是古往今來第一次。

  域主強者風云霄也頗為震驚。

  風千尋在震驚之后是狂喜:“師伯,那我們現在就帶若若去找先知,那位先知被傳的神乎其神,也許他真能救醒若若,也省的在這里浪費時間,聽那些宵小之輩胡言亂語。”

  葉亦澈神色冰冷的看著風千尋:“你說誰人是宵小之輩,誰人又胡言亂語?”

  風千尋目光凌厲的看向葉亦澈,他的身上和眉眼間都帶著鋒芒。

  夜染音眼神淡漠的看風千尋一眼,只一眼,便有一股侵入骨髓的冰冷在他周身彌漫開來,幾乎將他整個人凍僵。

  他神色大駭,站在原地竟不能動彈。

  怎么可能。

  不過一個眼神罷了,這女人是什么修為,竟然這么可怕?

  “太陰之力?”風云霄也是域主強者,頗有見識,見此略微震驚:“小輩無狀,還請姑娘見諒。”

  夜染音道:“你們若是不信我所說之話,大可堂堂正正讓我們離去,倒也不必當面羞辱。”

  “姑娘,千尋是關心則亂,我代他向你道歉,而且,我們流風殿早已承諾,不管是何人,只要能夠提供有利線索,或是救醒若若,我等必定重謝,如今姑娘為我們全力救治若若,我們怎能隨意趕姑娘離開。”

  “哦?那么,閣下打算如何?”夜染音反問。

  “不知姑娘愿不愿意跟我們一道,前往圣殿一趟,看看先知是如何解釋此事?”風云霄開口邀請。

  夜染音心中一動。

  流風殿的人相不相信她根本不重要,她的目的,本就是想弄清圣城怪事的緣由,還想知道,這事與自己有何關系,為何老瞎子會篤定她們會因此離開圣城。

  如今,風云霄邀請她一道去圣殿,倒是個不錯的機會。

  不但能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事情,還可以見一見那位神秘的先知。

  “好。”

  夜染音答應下來。

  同時,心里升起一股怪異的感覺。

  她總覺得,冥冥之中,一切似有注定。

  今日,沈辛剛回想起隱匿之法,將他們隱匿了自身的氣運和天機。

  她們便迎來了見先知的契機。

  今日的怪事,但凡提前一天,身上沒有可以屏蔽天機的隱匿之術,她就不會決定去見先知。

  但現在,有隱匿之術,便是先知也看不穿她的過去未來,看不透她的氣運天機,那么,便是面的先知,她也無需警惕什么。

  沒一會兒,流風殿一行人準備好,便往圣殿出發。

  夜染音和葉亦澈與他們一道,在旁人眼里,自然被認為是流風殿之人。

  路上,流風殿用特有的手段,打探了消息。

  “據說先知不止召請今日閉殿后的那些求見之人,而且,還邀請了圣城四大家族之人一道前往議事,看來,此次的事情,非同小可。”

  “除了這是先知第一次打破規矩之外,這也是先知第一次同時面見這么多人。”

  往日先知見人的規矩,都是一個一個見的。

  今日如此反常,讓不少人都很好奇。

  同時。

  圣城內最破爛的街道里。

  老瞎子躺在躺椅上,躺椅無風自動,有規律的搖擺著。

  其他大部分人都回自己住處修煉了。

  沈辛,沈滄浪,葉亦瀾幾人留在一旁,好奇的問老瞎子一些事情。

  老瞎子愛答不理,想答了答兩句,不想答當沒聽到。

  不過幾人習慣了,再加上都擅長交際,倒也沒有冷場。

  倏地。

  原本悠閑晃悠著的老瞎子猛地睜開眼皮,黑洞洞的眼窩‘望’向圣殿的方向。

  “老瞎子,怎么了?”

  老瞎子收回思緒:“沒想到,他竟然也會破例。”

  “誰?什么破例?”沈滄浪好奇問道。

  “先知,見了今日求見之人。”老瞎子重新恢復從容,躺椅又悠閑的晃動起來:“這還是第一次,看來……”

  “看來?”葉亦瀾反問。

  老瞎子頓了下,敷衍道:“看來,這次的事,很不一般。”

  “老瞎子。”沈滄浪猶豫了下:“先知是好人嗎?”

  “這個要你們自己判斷。”老瞎子道:“他這么多年,為無數人解答疑難,幫助了許多人,也使得許多人的命運發生改變,見過他的人,大部分是信賴他,仰慕他的,但也有小部分的人,會因為命運的變化而恨他……而在我看來。”

  老瞎子蒼老的臉上露出一抹復雜的笑:“他是一個可憐人。”

  他們這邊正說著,另一邊,夜染音,葉亦澈已經跟著流風殿的人,一同進入圣殿,見到了那位久聞其名,神秘莫測的先知大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