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江天胡躍進全文免費閱讀 > 第267章 江湖再見!
我們無比的絕望。
所有人都已經陷入了絕望之中。
沒有了一點希望。
我也抱住了林慧慧。
我們倆人哭成了一團。
而師父他們則是灑脫了很多。
他們都靠著門坐著。
要不是現在沒酒沒煙,他們坐著肯定得喝上兩杯。
我們徹底沒了希望。
靜靜的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而就在此時。
我感到從門后里,一陣陣的陰風吹出來。
這陣陰風異常的涼,寒涼刺骨。
根本就不像是自然中的風。
可以說,這股風我從來沒有感受過。
如果說在哪體驗過這種涼氣。
那就是死人的身上。
死人的那種涼,就是這種徹骨的寒,透心的涼。
這股陰風就是死人身上那種特有的涼。
隨著這股風的吹來。
我們都渾身一顫。
就在此時,我淚眼婆娑的,眼前好像有什么東西飄了過去。
好像是個透明的人,也可能眼淚的原因看錯了。
再擦擦眼里的淚水。
卻發現又沒什么東西。
什么情況?
可能因為太過絕望,出現了幻覺。
而正為自己的幻覺發笑時。
卻發現,那些馬上要追上來的怪物,突然都停了下來。
我生怕自己看錯了。
又多看了幾眼。
確定了那些怪物真的停下來,沒有再次追上來。
“他,他們不,不追了!”
我有些不敢相信的說著。
這時其他人也都看向那些怪物。
“嗨!怪了嗨!莫非這些怪物是良心發現了?不準備追我們了?”
周老二感到奇怪的說。
其他人也都滿臉的奇怪。
就在所有人都感到奇怪時。
那些怪物竟然都開始哭了起來。
怪物的哀嚎聲回蕩在整個墓室里。
似乎這些怪物喜悅中帶著無比的悲傷。
此時林慧慧對我說:“小天哥哥,你摸摸這玉。”
“玉?玉怎么了……”回著林慧慧的話,我便伸手去摸林慧慧脖子上的血玉。
這一摸,我感覺到了不對勁。
玉按理說,應該是微微發涼,可現在這塊血玉卻是微微的發熱,甚至有點發燙。
再看這血玉,血玉中的紅色似乎變成了液體一般。
這股紅色不斷的在玉中流動的。
好像在一陣陣的散發出能量。
記得我們看壁畫時中邪進入幻覺。
就是這血玉發燙,救了我們。
難道現在這些怪物不追過來,又是因為這塊血玉。
記得劉六送我這塊血玉時,告訴過我。
傳說,這血玉能召喚亡靈為己所用。
所以又稱亡靈血玉。
難道在危機時刻,它就會發現它的作用。
而剛才出現在我眼前的透明人影。
是不是就是血玉召喚出來的亡靈。
這些亡靈就是死在這墓室中的人。
那些怪物肯定是看到了自己的靈魂。
所以才痛哭起來,不再向前。
千年來,他們死在這墓室里。
肉體被肉太歲融合,靈魂困在這墓室里。
從另一方面來想,他們這些人還有點可憐。
但現在不是可憐他們的時候。
我們本身都自身難保了。
也只是從人道上可憐可憐他們罷了。
看著那些怪物痛哭著。
我們也不敢閑著。
這一線生機我們也要把握住。
可是這一線生機在哪呢?
“都歇夠了吧。來推門!”
師父此時說道。
沒有找別的入口,我們只能轉生再次推門。
我們再次用力推石門。
可是石門仍然是一動不動。
此時周老大說:“頭,楞推是不行了。這門后可能有自來石。”
自來石。又叫擋門石。
說白了就是門閂。
有些墓室的自來石是一塊頂門的石塊,有的則是鐵水澆筑。
有的是石球,而有的則像是蹺蹺板一樣。
不管是那樣的自來石,都是古人用在墓室里的智慧。
而且不管那種自來石,都非常的難打開。
即便像當年孫殿英,這樣的軍閥,也是打不開墓室,只好用炸藥炸開了慈禧太后的墓室。
有些墓門的自來石設計很有技巧。
就連經驗豐富的老倒斗人都不一定能打開。
感覺這墓室后可能有自來石。
我們也不再蠻力去推眼前的石門。
于是,師父用手電照照門里邊。
看了一會,師父才確定里邊是什么樣的自來石。
“嗯,沒錯。是翹起的自來石。”師父點點頭說。
翹起的自來石,也就是蹺蹺板。
是在門后的地上,挖個坑。
再放個蹺蹺板,等門關上時,門這邊的石板翹起,正好能卡住石門。
知道是這種自來石。
那就好辦多了。
于是,師父開始著手準備打開石門。
大家用洛陽鏟接長。
然后伸進門里。
又把洛陽鏟卡在石門里。
這樣就形成一個杠桿原理。
“來!小天,老二一起!”
師父讓我們都上去幫忙。
我和周老二趕緊上去幫忙。
然后和師父丹增,紅姐還是趙山河一起用力。
我們用盡力氣。咬緊牙關狠狠一抬。
那堅硬的洛陽鏟桿子都咔咔作響。
聽著這個聲音,我都怕桿子斷了。
但是師父繼續讓我們用力,不用管桿子。
伴隨著桿子嘎嘎作響,我們不斷的用力。
肩膀頭也越壓越疼。
在我們都出了一腦門子汗后,那頭終于壓了下去。
“咔吧!”
隨著一聲響。
師父咬著牙喊道:“老大!推!”
周老大周老大得令。
然后也咬緊牙關,狂吼一聲。
在這昏暗的墓室里。
我能清晰的看到周老大胳膊上的青筋暴起。
衣服都被碩大的肌肉撐開。
周老大這一身爆發的肌肉,真不是蓋的。
而周老三別看著不愛說話,也用盡了滿身的力量。
這次,這巨大的石門,被倆人緩緩的推開了。
當門被推開,我們這的杠桿也猛的一松。
所有人都緩了口氣。
也容不得我們休息。
趕緊排隊進了石門后。
最后,是我和林慧慧。
林慧慧一直在前方,用血玉的力量阻擋著那些怪物。
等所有人都進去后。
我在林慧慧的身后,然后一點點的挪動腳步。
挪動到了門前。
我和林慧慧進了石門。
在門后的其他人早就做好了準備。
等林慧慧進了門。
隨后,所有人都一起用力。
“咔吧!”
隨著一聲響。
大石門關住,自來石翹起,再次把大門頂住。
而就在大門關住的瞬間。
我看到那些怪物好像瞬間清醒了。
那些怪物一瞬間就沖了過來。
要不是大石門關的及時,那些怪物恐怕又要沖進來。
還好石門關了。
我們又逃過一劫。
我們都靠著石門癱坐在地上,長長的出口氣。
緩了好大一會。
林慧慧把血玉拿出來對我說:“小天哥哥,這塊玉這么重要,我看還是你拿著吧。”
我笑笑搖頭:“你拿著慧慧,我們介不是在一起呢嗎?有危險我也在你旁邊呢。”
林慧慧看看血玉,還是不太放心。但是又被我塞回去了。
周老大一拍大腿,說:“哎吆,他娘的。也真是命大,我這大難不死好幾回,真不敢想象我這以后得享多大的福。”
好么。
要說樂觀,還得是周老二。
都這步田地了,他還想著以后享福呢。
不過,有一個這樣隊友。
也算讓我們沒那么緊張了。
他這一句話,就讓氣氛降下來很多。
沒休息一會。
在確保大伙都沒事后,我們只有再次的出發。
那些銘文已經到手,只有接著往前了。
旋即。
我們開始用手電,查看我們所處的這個墓室。
用手電一照,我們都傻了。
“這,這才是主墓室吧。”
趙山河都不禁說道。
師父也點點頭。
一個大墓里,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主墓室。
而證明主墓室,有一個最重要的東西。
那就是,墓主人,或者說墓主人的棺槨。
而我們眼前,這個墓室里就放著一口巨大的棺槨。
這個棺槨端放在整個墓室的整中央。
棺槨特別的大。
高有兩米多,寬也得有兩米。長起碼得有個四五米。
這么巨大的棺槨,實屬罕見。
而在棺槨的一圈,雕刻著祥云紋。
在祥云的中間,若隱若現的有幾條龍。
這些龍圍著整個棺槨轉了一圈。
而在棺槨四面的中間,都有著一個展翅的玄鳥浮雕。
雕刻如此華麗的棺槨,在那個時候,非常少見。
可見,這個棺槨就是這個大墓的墓主人的。
我們所處的這個墓室。
才是真正的主墓室。
這么大的棺槨,也是我第一次見。
真的給了我很大的震撼。
圍著整個棺槨轉了一圈。
我說:“師父,這么大的棺槨。這里邊的好東西應該不少吧。”
師父卻搖搖頭:“一般來說,如此大的棺槨,里邊的陪葬品確實不少。但是也有的不放東西的,單純的棺槨大,只是里邊的棺材做了很多層,然后再用厚厚的槨封起來。就是為了防腐。棺槨棺槨,就是這樣。”
聽師父說著。
我心里十分的驚訝。
這樣一個巨大的棺槨,到底有幾層棺,幾層槨。
同樣。
這樣大的棺槨,想要打開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正想著,旁邊的周老二已經拿出了翹棺槨的鑿子錘子。
他這就要準備暴力開棺了。
轉了一圈他也沒發現,一點點的縫隙。
找不到縫隙,周老二也不管了,直接把鑿子抵在了棺槨的中央。
按他以前的經驗,這里差不多就會有縫隙。
“等等老二!”
就在周老二要動手時,師父阻止住了他。
我們都看向師父。
師父說道:“我們已經拿了這么多好東西了,我看這棺槨就沒必要打開了。您說呢趙爺。”
趙山河也點點頭說道:“躍進老弟說的對,這棺槨的浮雕如此之好,就這樣破壞掉,確實可惜,雖說老夫我也想瞧瞧里邊有什么寶貝。可是老夫也不希望破怪這么好的棺槨呀。以老夫看,確實沒什么必要去打擾棺槨里的人了。”
“而且瞧這個情況。整個大斗雖然已經有人進來過,但是這個墓室我們應該是第一批人。就讓墓主人好好的在這里邊休息吧。”
趙山河說著,摸摸棺槨上的浮雕。
我覺得的師父和趙山河的決定沒毛病。
我們剛才已經裝了不少好東西,再打開這個棺槨真的沒必要了。
而且這樣一個巨大的棺槨,里邊還有什么危險,是我們不得而知的。
要是打開棺槨,里邊再跑出來什么怪物。
在這密閉的墓室里,我們不死也得死了。
所以,師父不打開棺槨的主意,是對的。
現場,也就周老二一臉的惋惜。
看的出來,他舉起的錘子特別的想落下。
最后沒辦法,只好嘆口氣:“哎!罷了!正所謂,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看來,我們與這里邊的寶貝無緣了。里邊的同志,您就好好在里邊睡覺,估計啊,我們是你見到的最后一批人嘍。”
周老二一邊說著,一邊收了工具。
然后連連搖頭,惋惜的拍著棺槨。
他說的也沒毛病。
我們不開這個棺槨。
可能里邊的墓主人真要一直躺在里邊了。
不過,這不是墓主人真正的歸宿嗎。
我們不打攪這墓主人,才是真正的選擇。
“好,大家安靜一下,這里也不能常待,得趕快找出口。”
師父說道。
說完,我們便開始找出口。
這個墓室不大。應該還跟快就能找到有沒有出口。
如果真有出去的出口,我們就算逃出生天了。
要是沒有,我們只能活活困死在這墓室里了。
但是有戲王總是好的。
于是,我們又在這里找尋出口。
這幾個人在找了四五遍后。
我們還是沒有找到任何哪怕是一個有出口的痕跡。
無奈,我們疲憊的坐在棺槨旁。
而且我能明顯的感覺到整個墓室的空氣越來越稀薄。
我們這么多人,這么小的墓室。
空氣很快就會供給不上。
到時候,一樣是死。
而且,石門外邊開始不斷發出聲響。
可見外邊的肉太歲開始攻擊石門。
要是石門被打破,我們同樣是死。
還好這道石門夠大夠厚夠硬。
那肉太歲一時半會根本別想進來。
我們也好有喘息的時間。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墓室里的氧氣也變的越來越稀薄。
再找不到出口,我們還是個死。
“他娘的,真就困死在這破地方了嗎……”
“咔嚓!”
周老二生氣的罵著,然后扶著棺槨要站起來。
我們也跟著要站起。
就在我們都扶著棺槨站起來時。
我隱隱約約的聽到咔嚓一聲響。
隨后我就問大家聽沒聽到什么聲音。
大伙都沒聽到。
可能是我年輕,也可能我還沒那么疲憊。
但只有我自己聽到也不太可能。
我也懷疑是自己聽錯了。
緊接著我們起身。
“咔嚓!”
這次我確實聽到了。
那咔嚓聲不是來自別的地方。
而是來自我們身后的巨大棺槨。
我立馬用耳朵附在棺槨上聽。
然后讓其他人用力的推棺槨。
在眾人用力一推之下。
我聽到棺材里邊咔嚓咔嚓的聲響。
“里邊!里邊有機關!”
我高興的對眾人喊道。
師父讓我先讓開,暫時不知道這機關會不會是要我們命的電影。
眼下沒有別的出路。
只能試試這棺槨下的機關。
隨后,師父讓其他人先站遠點。
他和周老大周老二走到棺槨的另一邊。
然后用力這么一推。
咔嚓!
棺槨再次一響。
而這巨大的棺槨也微微的動了一下。
我們都相互看看。
看來,這棺槨下真的有機關。
看到稍微移動的棺槨,我想起來在胞宮穴坍塌時。
我們就時主墓室的水晶棺下逃走的。
只是,水晶棺下逃走的通道。
可能是劉六的師父挖的盜洞。
但是,他能將盜洞直接挖到水晶棺的下方。
是不是早已經確定了水晶棺的位置。
是不是知道了水晶棺下有通道。
想到這。
我覺的我們面前巨大的棺槨。和那水晶棺是不是有異曲同工之妙。
“大家小心,不知道此次的機關有沒有要人命的東西。”
隨著師父讓大家小心。
我們又往后退了退,幾乎都已經貼在了墻壁上。
我護著林慧慧,生怕有飛箭突然射出。
師父他們則繼續用力推動整個棺材。
隨著他們的用力。
安靜的墓室里。
機關轉動的咔咔聲音也在不斷的香氣。
在師父他們推了大概半圈后。
咔噠!
整個棺材好像是卡住了。
三人再怎么用力也推不動。
我們也上去幫忙。
可是棺材再也一動不動。
“等等!”
就在我們還要用力時。
趙山河一抬手,然后看向棺槨下方的底座。
只見底座上有兩個字。
這兩個字一上一下。
“離火!”
這兩個字我看不懂。還是趙山河脫口而出。
看到這個兩個字,趙山河又緊走兩步。
看向棺槨的一側。
那邊也寫著字。
趙山河情不自禁的念了出來:“巽風”
他又換換位置去看別的。
在棺槨的別的位置也有字。
很顯然這棺槨放置的方位有講究。
趙山河想了一下說:“五行八卦。”
想著爺爺給我的書上也說過。
我也想了下說:“棺槨在上,頭對離火。生門在離火!火乘風勢。對了。我們再往后推。”
我趕緊說。
師父也覺的我說的有道理。
然后眾人有把棺槨向后推,推到巽風的位置。
隨著咔的一聲。
什么都沒有發生。
我很是奇怪,難道爺爺給我的書,寫的是錯的?
咔咔咔!
就在我疑惑時。
突然一陣響動。
成了成了。我的想法成了。
我十分的高興,心里驕傲無比,我比趙山河還要厲害一些。
“撲街!門開了門開了!”
就在我驕傲時。
馮坤指著大門大叫起來。
只見那卡著石門的自來石,不知道什么時候開了。
萬幸門有自身的重量,那些東西一時半會進不來。
“推回原位推回原位!”師父大喊。
我們只好又把棺槨推回去。
這么一推,那自來石又卡住了石門。
看來我的想法不對。
如果巽風不是生路。那會是什么方位。
此時我也不敢再瞎說。
要是再說錯方位,是不是還有別的要命的機關。
趙山河此時想了想。
他說:“小天兄弟,五行八卦不是那么簡單的。這是先天八卦。你學的可能是周之后的周易六十四卦,周之前所用的都是伏羲所創的先天八卦。等商朝滅亡,周朝建立,周文王把先天八卦擴展成六十四卦。這里是商人所建立的文明,應用的應該是先天八卦,老夫我試試。”
說完,他繞著整個棺槨看了一眼。
沉思了一會。
接著說:“棺槨頭對離火,腳對坤地。頭生火,腳踏地。很怪的擺放,離火借巽風,死路一條,火在腳,頭枕艮山,腳踏離火才對。對了,躍進老弟,向左轉推。”
聽趙山河說著,師父趕緊又推了兩下。
咔!
棺槨推不動了。
我們都等著會不會觸發機關。
但等了一會,什么都沒發生。
這說明趙山河是對的。
“再推回來。”趙山河說。
師父他們又推回原來的位置。
又什么都沒發生。
“多推一個方位。”趙山河說。
師父他們半信半疑的一推,這次棺槨沒卡住,而是能推動了。
要知道剛才到這里根本就推不動。
這樣更加確定,趙山河的想法是對的。
我們都很高興。
“我的想法沒錯,火乘風勢,必須滅火。兌代表雨澤,再進過巽坎。最后水滅火,生門在坎水!向前轉兩圈,后轉一圈。”
聽趙山河的指示。
師父趕快轉動了棺槨。
隨著棺槨不斷的轉動,棺槨的咔咔聲響起。
最終,棺槨按照趙山河的想法停下。
我們都等著奇跡出現。
可棺槨還是那個棺槨,并沒有出現什么特殊。
難道趙山河的想法是錯誤的?
趙山河都有點不敢肯定。
“怎么會不對呢,按理說我的想法沒錯啊。”
我說:“趙爺,會不會是在上古的八卦,流傳至今有所不同呢。”
趙山河搖搖頭:“按理來說不會,伏羲老祖,是按照星宿作八卦。”
“星宿?”說著話,我不自覺的往頭頂看去,“你們看!”
只見在棺槨的正上方,有很多凸起的點。
這些點,對應的就是天上的星宿!
趙山河眼前一亮,說:“不對啊,我的想法沒錯啊。!”
正想著沒錯。
只聽得,咔咔咔!
棺槨自己轉動了兩圈。
突然,一股股的水從棺槨里冒出!
而且這水越來越多!
逐漸的水沒過了腳踝。
本來我們以為又觸動了某種機關。
可是趙山河卻攔住我們。
他可能想看水流的方向,找到出口。
可是水越積越多,逐漸淹到了我們的腰部。
四處沒有一處漏水的地方。
難道趙山河又錯了?
此時再想推動棺槨已經來不及了。
水的阻力,讓我們已經無法推動棺槨。
而水卻沒停!
這么一會,水就淹到了脖子。
我們所有人都漂浮了起來。
還好大伙都會游泳,而且還有我這個水性很好的人在。
大伙暫時是安全的。
可是水越來越多。
逐漸的把我們頂到了墓室的頂部。
水還再漲。
很快就要淹沒我們的頭。
我們都吸了最后一口氣,只能任憑水完全把我們給淹沒。
一會肺里的氧氣耗費完,就都得淹死在這里。
而這時。
趙山河拽了拽我,指指我的上方凸起的一塊鑲嵌在石壁里的圓球。
他又拽拽師父,指指師父頭頂的圓球。
隨后是,周家三兄弟,紅姐,林慧慧,丹增,馮坤,最后是趙山河。
我們各自摸著一顆圓球。
我馬上明白,這是包括太陽在內的十個天體。
初中時候學過,這是太陽系啊。
而我拿的這個應該是代表著地球。
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中注定還是怎么,正好是十個天體,我們也正好是十個人。
如果少兩個人,根本不行。
趙山河擺出一二三的手勢,讓我們一起按下去。
我們也點點頭。
他的手指完全落下時,我們一起按下去。
隨著這些小球被我們按進去。
突然這些球體開始移動,一下子轉成了一條線。
呼!
突然低下的棺槨整個移動開。一個出口出現。
水猛然被吸了進去。
一瞬間,整個墓室里的水形成了一個旋渦。
我們所有人被旋渦卷動。
互相碰撞,天旋地轉。
一個個的都被吸進了棺槨下的出口里。
吸進出口后,是一段漆黑的水流。
被水流裹挾著,我們在漆黑的水流里不斷的旋轉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只感覺進嘴里的水開始發咸。
很快!
我們只感覺水里巨大的浮力。
就像是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們往上托。
噗!
我被這股巨大的浮力,直接頂出水面。
我的頭十分的暈,現在根本沒力氣去救別人。
而其他人也都被托出水面。
我們所有人,整個身體漂浮在水面上。
我瞬間松口氣。
我整個躺在水面上。
好一會才緩過來。
再看看周圍,豁然開朗。
這時我才發現。我們在一個巨大的湖里。
湖的周圍綠綠蔥蔥。
這時我才意識到,這是我們看到的那個鹽湖!
我們得救了!
沒一會其他人也都醒了。
所有人都還算好。
只是馮坤,周老二還有紅姐,受了些皮外傷。
在這鹽湖里,游不起來。只能一點點的劃動。
我們都慶幸自己活了下來。
每個人都長長的出了口氣。
正在喘口氣時。
湖邊有人呼喊。
遠遠看去,是村民們!
還有劉天名受傷的那個手下。
看到他們,我知道這次,我們真的得救了。
……
被救上來后。
我們回到了村里。
受到了村民的熱情接待。
把那顆狼頭交給了村長。
我也要回了血玉,村長兒子重新下葬。
我們休息了幾天。啟程回北京。
很多謎底沒有解開。
我們打算去趟東北。
找到東北張樂山。
在東北我們去了長白山,又見到了許多不可思議的事。
期間,師父讓我自己開始倒斗。
那才是真正的倒斗。
我也認識很多大能,有了自己的團隊。
又去了西藏,見識了藏傳佛教的可怕。
本來這個故事還很長很長。江天也不斷成長。
可故事要戛然而止了。
……
在次我對讀者朋友說聲抱歉,抱拳!
由于,此書成績不好,我個人家庭出事,更新很慢,編輯要求切書。
我本想慢慢寫下去,但是平臺也是需要回報的,不能白白給我發稿費。
無奈。
故事只能到這里了。
我很不舍很不舍,真的不舍。
寫這段話,我已淚流滿面。
不過,我還會回來的。
我的故事還沒停止。
后會有期,我們江湖再見!
用周老二的一句話送給各位。
同志們!
革命尚未結束!
我們來日方長!
江湖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