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穿來的小仵作她又美又颯 > 第35章 負隅頑抗
  快兩刻鐘后,二丫娘才悠悠轉醒。

  看到屋內這么多人,她顯然有些發蒙。

  “娘子,你醒了!”

  二丫爹立馬走到床沿,一把握住二丫娘的手:“你可嚇死我了!”

  面對他的滿目關心,二丫娘并不覺得感動,反而露出些許驚恐之色,想要將手從他手心抽走。

  “你被嚇壞了吧!都怪我不好,太早出去勞作,導致你出事時不在你身邊……”二丫爹還在為自己開脫。

  可溫知賢早已經看穿這一切。

  她冷冷一笑,走到床前凝著二丫娘:“娘,你似乎有話要說……”

  “二丫……”看到女兒完好無損的模樣,二丫娘的瞳孔瞬間紅了。

  她艱難地抬起另一只手,想要觸碰溫知賢的面頰。

  “娘子,你想說什么?難道,你摔倒的事情真的和二丫有關系?”二丫爹直接顛倒黑白。

  二丫娘卻不理她,看著女兒老淚縱橫,許久后才憋出了一句:“娘……對不起你……”

  這話,是對溫知賢說的。

  她當初默許二丫爹將女兒嫁給王員外,私心里是想給溫老三積攢點家底,日后好修新屋娶媳婦。

  可今早夫婦二人起了那樣的爭執后,溫老三卻是冷眼旁觀,讓二丫娘覺得十分恐懼。

  對這父子兩徹底失望。

  她本以為自己會一死了之,以此贖罪。

  誰知,她竟還能再見到女兒。

  “對不對得起我另說,您先說,到底是誰還得您摔倒在地上?這后腦勺的傷口,應該是磕在這桌沿上吧?”溫知賢單手輕撫著炕邊的木桌邊緣,冷笑著問道。

  二丫娘立馬看向還握著自己的二丫爹。

  她用盡全身力氣,才將手抽走。

  “是你爹……”她顫抖著聲音說道:“我不肯讓他對你趕盡殺絕,他便說我婦人之仁,爭執之間,他將我一把甩到了桌沿,導致我一個不穩,直接砸暈了過去。”

  二丫娘眼含熱淚地控訴著二丫爹:“他還說……”

  “還說什么?”門外,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

  溫知賢回眸一看,竟是穿著官服的林捕頭。

  她疑惑地皺起眉頭:“你為何會在此處?”

  “義莊仵作忽然失蹤,再結合之前她遇到的事情,本捕頭不得不懷疑是她那陰魂不散的爹在作梗,所以便前來查探一番,沒想到,竟還有意外的收貨。”

  林捕頭一面說著,一面朝著一旁的手下使了個顏色。

  二丫爹面色撒白。

  他還在負隅頑抗:“你居然信這個賤人說的,她是被摔昏了頭,老夫今早出門時,這賤人還懶在床上未醒來,老夫根本沒動她分毫!”

  “你撒謊!”溫知賢一把抓起二丫爹的手臂,手背上赫然有幾道新鮮的血痕。

  而二丫娘的指甲縫內,正好有新鮮的血跡。

  二者十分貼合。

  “我和你娘是夫妻,有爭執也正常……”二丫爹還在嘴硬。

  林捕頭顯然不肯和他再多扯下去,直接讓人套上枷鎖:“有什么話,等上了衙門再說,放心,會給你辯解的機會。”

  “賤人,你別忘了,老子是一家之主,老子如果真的被關進牢獄,你吃風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