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穿來的小仵作她又美又颯 > 第25章 【歸家途中】滿身血痕
  “誰發現的尸體?”林員外用面巾捂著臉,正在書房門外盤問王家的人。

  二夫人哭得梨花帶雨,王三護著她的肩膀,也蒼白著臉。

  “是……是我,今日是爹爹的壽辰,到壽宴開席,爹爹都沒來,我便……便前來請爹爹,誰知,剛走近便嗅到了血腥氣息,我意識到不對,趕緊打開門……”

  王三緊皺著眉頭,似乎有些不忍回憶。

  “你進過屋子嗎?”溫知賢冷著聲在屋內問道。

  “沒。”

  出了這等事情,王三總算沒辦法再擺出紈绔子弟的模樣。

  他帶著驚恐問道:“會不會是同一個人?殺了大哥,又殺爹爹,下一個會不會輪到我?”

  “極有可能。”

  溫知賢涼測測地說著。

  一旁的三叔忍不住呵斥道:“你嚇他干嘛?”

  溫知賢壓著聲嘟囔:“誰讓這位大少爺以前目中無人,看他這德行,真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繡花枕頭。”

  她嫌棄地咂咂嘴:“如今他心里定是又怕又喜,父兄都沒了,偌大的家業落到他的身上……”

  三叔眉心一皺,從溫知賢這話中琢磨出了些許非一般的味道。

  “你這么一說,這三少爺嫌疑真是越來越大了!”

  溫知賢撩起王員外一旁衣袖。

  裂痕下,赫然是被血染紅的中衣。

  “不止一處傷口。”

  溫知賢連忙拔下王員外的外袍,破碎的外袍下至少有上百道血痕。

  在門外看到這一幕的二夫人直接被嚇得嬌弱不已地昏倒在王三懷中。

  “好狠辣的劍法!”

  溫知賢忍不住感慨道。

  “你如何確定是劍,而不是刀痕?”三叔微微詫異地問。

  “刀痕和劍痕我還是能分辨的,劍是雙刃,而刀是單刃,劍痕會比刀痕薄上許多,再加上兇手收手時的利落,讓傷口兩端極其狹窄,更加做實兇手是用劍的!”

  溫知賢端詳著這些傷痕,低聲分辨著。

  “這么多的傷口,難怪現場如此可怖!”林捕頭也進來了,凝著這現場,忍不住感慨道:“王員外這一輩子想盡了榮華富貴,本應當頤享天年,卻不想在五十壽宴時落得如此下場,真是世事無常!”

  “他強搶民女時,就該做好為這些孽障贖罪的準備!”

  溫知賢哼笑出聲,絲毫不為這等吸血鬼動容。

  對方能如此狠辣,定是對王員外有著極深的恨意。

  王員外無論如何都躲不掉這一劫。

  “事發時,各位都在何處?”

  捕快去收殮尸體,溫知賢和三叔來到書房外。

  血腥氣息總算沖淡了許多。

  溫知賢看向王三:“就算案發時只有王員外一人在書房內,附近應當也會有下人聽候差遣吧?這人耳背到一點動靜都沒聽到嗎?”

  “你這話何意?”

  王三總覺得溫知賢話里有話。

  忍不住逼近一步,語氣狠戾了許多:“你是想說府上的人眼睜睜看著爹爹被殺?還是說有人收買了爹爹身邊的人不許他出來作證?”

  “額……”

  溫知賢眉尾一挑,無奈道:“這些,可都是三少爺您自己說出口的,小女子半個字都未曾說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