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穿來的小仵作她又美又颯 > 第11章 【歸家途中】鄙夷
  尸體在二樓廂房內,還未進屋,溫知賢便嗅到了一股十分濃郁的血腥味道,其中還夾雜著隱隱怪味。

  她腦海中閃過一道光,微擰著眉頭扣住溫近途的手臂。

  “哥,你乖乖待在門口。”她怕嚇到溫近途。

  可溫近途早已經被酒樓內滿是捕快的場景嚇到,反手拽著溫知賢的衣袖:“不……”

  “乖哦!”溫知賢踮起腳像是揉狗頭似的揉了揉他的腦袋,把他推到來義莊的捕快跟前,掙開手后快步進了廂房。

  當看到廂房內的場景時,她無比慶幸沒讓溫近途進來。

  屋內四處都是血跡,尸體橫陳在廂房的軟榻上,大字型躺在那里,嘴角掛著好幾條血線。

  褐色的血跡讓溫知賢立馬意識到,血里有毒。

  “三叔,死者應是中毒而死。”溫知賢將木箱放下后,來到正在查看尸體的三叔身后。

  “毒?”

  三叔抬起尸體眼瞼,看了看后,回眸故意笑著問:“你可能看出是什么毒?”

  溫知賢抬起死者的手看了看,手心布滿血跡,指甲已經斷裂,應當是狠狠抓撓過硬物,他在死前定是遭受過極致的痛苦。

  “毒發到他身亡,時間應當不低于一刻鐘,再加上這出血量,很有可能是鶴頂紅!”

  一旁的捕快聽到此話,直接嘲諷地笑出聲來:“鶴頂紅見血封喉,他若真是被下了此毒,哪有力氣折騰一刻鐘?”

  眼底的輕蔑讓溫知賢眼尾一挑。

  “習武之人身體肯定會比一般人強壯很多,從他這吐血量來看,他應當有想過將毒排出,只可惜,此毒實在毒辣,就算他是絕世高手也無能為力。”

  溫知賢不想和這種家伙計較。

  只說出了自己的見解。

  又看向三叔:“師父認為呢?”

  她將師父二字咬的很重。

  那捕快一愣,連忙垂首面帶歉意道:“原來姑娘便是三叔新收的徒兒,失敬失敬。”

  溫知賢努努嘴,并不像搭理這個家伙。

  三叔的心思也在尸體上。

  他順著溫知賢的思路再查了一下男子的尸體。

  “果真是中毒了……”

  他贊賞地點點頭后,看向溫知賢:“你未曾接觸尸體,如何分辨出他的死亡方式?”

  “血呈褐色,而且,血里的味道也很奇怪,若只是重傷而亡,血應當是正常凝固的顏色……”

  溫知賢額上落下黑線,嗅覺可是一個法醫最基本的能力。

  “此人身上服飾精致,腰上的玉佩價值不菲,出身定不凡,可有查出他的身份?”捕頭擰著眉頭看向手下問道。

  不提此事還好,一提此事,那手下便犯了難。

  “有人……有人認出,這是王員外家的長子,自小習武,成人后便在四處游歷,歸家的次數少之又少,這次回來,怕是為了給王員外慶祝五十大壽。”

  溫知賢耳尖,聽到此話時,莫名覺得捕快口中的王員外有些耳熟。

  可她的心思在尸體身上,根本無暇顧及其他。

  “通知王家了嗎?”捕頭得知死者身份后,面色陡然黑沉。

  他的心里浮起不祥預感。

  手下緩緩點頭。

  還未開口,便聽到門外傳來了凄慘的哭嚎聲:“我的兒啊……你怎么死得這么慘……”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